【曦瑶】与涣书

呜呜呜呜

快活年:



见字如晤。

此去应无归时,遗君此书,表此割席之意,而常怀感念之心。古有死生亦大矣,而今提笔不知明日事,余生难料,盖终不复与君相见。瑶富贵廿载余,虽大去亦无憾哉。而瑶诚惶诚恐,是以泽芜君知遇之恩,金兰之契,手足之情。 
 
瑶匪怀德君子,而罪责有三,杀父,弑兄,害子,未悔也。自归金鳞而身莅金氏,父兄鄙我贱我,旁人唾我轻我。家母生前谓瑶曰:瑶当承牡丹意,国秀四方,威严端庄。而牡丹虽锦绣飞龙雕其蕊,雪浪飞华叠其枝,雍容富贵,然繁华终炙手也。世人笑我娼妓之子,安知我愠色。数更腹中磨铓,偏要悉数奉还。银芒渡针三寸寒,金丝引线五张杀,七分夺人性命天下第一,三分淬毒于己雕琢心计。江湖浮沉,是非多渄然,以世人之生来良目善口,而心思弗测,碎语杀人。天生匪笑相,而多掬笑示人,故弯眉曲唇,慈色也。 

平生恨生,恨苍天戏谑,恨愚庸芸芸,而独念一人之无尘清净,扣棋知己数载,此有悖常伦之念本不可念,不可说,而余将长辞。故所谓,云深一渡,细雨泽芜。

当年何人温故茶,当年何处逢春花。金乌称雄,烧云深旧址,而偷此半月与君连袂,常隐于暗处私观君舞剑,时有龙蛇云雨雷声动,凤凰麒麟劈巨谷,威严端庄不可殆。而泽芜素有温和之名,又常闻君裂冰曲奏,清昳婉转,掠云越空,缥缈兮林中。起行坐立,皆君子风度,瑶渐慕君愈深,思君愈切。射日一役中,或言泽芜下某,泽芜破某,则笑不能自抑,盖念君至此。瑶不敢求僭越之举,与君义结,瑶已喜难自胜,而后类鱼水之密,亦未负此行。


古有正邪之分,清浊之分,何方圜之能周兮,夫孰异道而相安,瑶深感此言,又念平生之过,是以别君于此,痛如脔割千剐,竟不知所言。

近日风声起,多有罪余之言,而自知事不能盖矣。三更风雪平屋,梦难安枕,临窗小憩若闻君语,而醒觉鹧鸪至,棠碎满衾,雪浪袖冷。常忆往事,唏嘘不得,蹉跎不得,满纸自怜素怨,碎之洒之,煌煌然若天公雱苍,雪润泽芜,泽芜立焉,唤余名。


新萏三百茎,醉吟雕浮衣,怀我两袖紫烟去,不见丹砂眉间囚。君不见云深无归鸿,别去三载浑不知,魂兮将离此行中。 
 
瑶本素衣,而得锦裘华氅许多年,得君如水之交许多年,已无憾矣。此别后,愿君勿奏《问灵》,人间清浊不必论,身后是非不必争,阿瑶愿自入阿鼻受刑,身死魂销,永不归矣。
  
此夜鸣蝉聒噪,桑林簌簌,小暑将至,伏案搁笔,三刻后醒,又见君影,实是妄念入骨,颇可哂也。人不渡我,亦难自渡。
 
愿君承裂冰之志,永定云深,一世安康,再勿相见。



瑶。

评论(1)
热度(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