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甜巨型棒棒糖】室友变成猫了怎么办?

提前放出来的我写的万字甜饼作为之后我不出现不更文的赔罪////(ಥ_ಥ)

新创病症猫化症,需要借梗的文请艾特我。

提前给了我风生贺吧  @半日风

1

  最近在百度贴吧上出现了一个很热门的帖子。

  百度贴吧    奇闻异事吧

  【求教】我的室友变成猫了怎么办?

  发帖时间:4月27日  19:05

  楼主:一根夜箫叫裂冰

  1L  楼主  一根夜箫叫裂冰

  如题,我的室友长出猫耳朵了,他很慌张,我们这几个同寝室的也很慌张,各位道友求教有没有可以解决这个症状的方法。在线等,很急的。

【图片】【图片】

  2L  八百天兵奔北坡

  楼主这个图片里的情况,像是猫化症?

  楼主赶快带室友去找找心理医生吧,给他疏导一下兴许能回来。

  3L  假的仙督媳妇

  妈耶这个小耳朵太可爱了吧!求教楼上,什么叫做猫化症啊?为啥我觉得这是犯罪卖萌而不是病。@八百天兵奔北坡

  4L  玉面小郎君  回复  假的仙督媳妇

  我给楼上解释一下吧,猫化症就是一种心疾,不会死但是万一真成猫了最后没变回来就尴尬了。你想做猫一辈子吗?

  5L  假的仙督媳妇  回复  玉面小郎君

  哦哦哦原来这么可怕的吗——是什么样的心疾啊?

  6L  八百天兵奔北坡  回复  假的仙督媳妇

  是暗恋,双向暗恋,别问我怎么变回人并且知道的,提示一句,后来我和我媳妇在一起了。

  7L  楼主  一根夜箫叫裂冰  回复  八百天兵奔北坡

  请教一句,双向暗恋的话,两个人都会有长猫耳朵吗?

  8L  八百天兵奔北坡  回复  一根夜箫叫裂冰

  不是,先有情愫的一方会长猫耳朵。

  所以楼主只能问问室友喜欢哪个女生,再问问哪个女生喜欢你室友,跟他说吻一下就好了。

  诶,就当牵红线了。

  “……”

  蓝曦臣放下手机站起身,随手拿起他下铺那只描金的龙猫杯子去寝室边的水房接水。

  先往杯子里倒了三分之一的矿泉水,再去那里接后三分之二的水,微微一晃,让杯里水温度均匀,不会烫着嘴。

  举着满满的杯子,他举在唇边抿了一口,试试温度是否可人。

  嗯,温度刚刚好,没有太凉,也没有太热,恰是仲春南风的温度。

  他把杯子轻轻放在桌角,舀上半勺蜂蜜搅一搅,带着笑意对他下铺那个连头也一起捂进被子里的室友道。

  “阿瑶,我把你的水放桌上了,今天晚上和明天的课真的不要来吗?”

  被子里面良久传来一句闷闷的嗯,犹犹豫豫又含糊其辞。

  蓝曦臣望着那个小小的蚕茧,嘴角的弧度明显了几分。他掂起放在桌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七点半了。

  他一刻钟前发的帖子被顶到了热搜榜,仅仅这么一小段时间,贴吧回复就超过了一百条。

  四个人的宿舍,另外两个舍友,其中一个小流氓果断扔下恶友儿去和他的文学史教授谈恋爱约会上////床,一个是蓝曦臣的准弟妹,M大的校内传说,骚浪贱见狗怂的一匹野马,夜夜夜不归宿去隔壁蓝家弟弟的床//上//辗///转打//滚儿。

  还好M大设施有隔音效果,不然就真是让人晚上睡不着了。

  七点半。

  蓝曦臣快速翻动着美团外卖的页面,希望找一个好评多的店送来份外卖。

  已经这个点了,南方人习惯吃早些,怕是阿瑶也已经和他一样饥肠辘辘了。

  在自己喜欢的菜和金光瑶喜欢的菜之间,他犹豫了一下,点下了后者。

  云梦荷叶包饭×2   藕粉×1  蜜藕切片×1

  确认支付。

  【系统提示:美/团外卖员  小沈  为您送餐  】

  【预计7—15分钟到达,请耐心等待。】

  他放下手机,愣了许久,望着那团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蚕茧出神。

  而听到外卖的提示音后,那团蚕茧微微蠕动了一下,一小团猫尾巴尖从密不透风的被子里冒了出来——

  被子里的金光瑶憋的脸颊通红,却依然死命按压住那双讨厌的猫耳,完全没有意识到尾巴尖的曝光。

  可恶,太可恶了,为什么会有这么讨厌的病症!

  他咬牙切齿的暗暗想着,羞耻的希望揪掉这两个耳朵。

  但那耳朵却像是真的一样,摸着是温暖的,高兴的时候还会动一动,硬扯的话势必会把脑壳也给撕下去,真他喵的糟心。

  金光瑶暗狠狠的在心里骂了几句fuck,突然后知后觉的有点害怕。

  这个据说叫猫化症的,会不会一辈子变成猫回不来了啊?

  那他的二哥,还会像现在照顾他这个人一样照顾以后的一只名为金光瑶的猫吗?

2

  “喂——瑶瑶啊——啥事儿,大半夜的给我……嗯////哈~……打电话……”

  电话那头薛洋的声音模糊不清,断断续续还夹杂着嗯//哈////啊///这样暧////昧的字眼,更重要的是,对面的喘//息////声//一声比一声///重。

  金光瑶:“……”

  “成美你在干嘛啊……大半夜的又爬楼梯呢?”

  “滚……滚你//妈嗯/////啊//~的爬楼梯……老//子//在//泡//教//授……滚//床///单……!”

  薛洋那头又喘//了//一//阵,这次电话放远了点,金光瑶依稀听到他这个发小在和一个男人暧//昧///不///清的调/笑/谈判讨价还价,最后还打了个响亮的啵。

  “……”

  “我说小矮子你又有啥事啊……老子正滚/着床/单都被你这电话破坏了兴致。”过了好一会,薛洋的声音又在电话里出现了,这回不喘不嗯啊,反倒有种兴师问罪的感觉。

  “你知道有种病叫猫化症吗?”金光瑶出乎意料的对他没转弯抹角,“听说是种心疾。”

薛洋愣了一下,哈哈大笑。

  “不是吧瑶瑶,我这才跟道长出去几天,你就相思我成疾啦?”

  “去你的……”金光瑶有气无力的缩在被子里蹬蹬腿表示愤怒,“跟你说正事儿别打岔行不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那边笑岔了气儿好半天缓过来连说几个好,“我告诉你,猫化症是双向暗恋,比花吐症强多啦。你最近喜欢上谁了啊?我赶快去帮你筹个告白,再在咱们校网论坛吼一句金校花嫁人了——”

  “……你丫闭嘴吧——”金光瑶忍无可忍打断了这货的瞎想,“要是我告诉你我最近没喜欢的人呢?我前几天在被二哥带着做研究,连吃饭都要点外卖还哪有时间谈恋爱喜欢人啊!再说了,我们项目组连个女生毛都没有……”

  “那还能连个人毛都摸不到?瑶瑶啊这可是你的机会,你想想最近对谁有那种小鹿乱撞的感觉啊~”薛洋苦口婆心劝导。

  “……小鹿乱撞个屁——那他喵的是少女春心萌动,我最近倒是有拿脑袋乱撞墙的冲动!”金光瑶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感觉这趟电话算是白打了。

  “你看看你看看,你自己不好好配合你薛爷爷的心理疏导治疗,变猫一辈子算了,多年以后你还能是一条硬朗的老猫——”

  “……鹤顶红断肠散了解一下?”

  明显失去利用价值的薛洋被挂了电话继续嗯嗯啊啊,金光瑶自己坐在下铺的小桌子旁边赌气去喝那一杯已经凉了的水。

  水里掺了一点蜂蜜,还有一点半凉的余温,喝下去不觉胃中寒冷。

  金光瑶轻手轻脚的把杯子洗了放杯台上。他二哥早已睡熟了,安静的平躺在上铺弯着嘴角,他凝视了一会儿那睡颜,耳中似乎又被迫灌进了薛洋最后那句话。

  “瑶瑶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自己好好想想啊爷爷我就不掺和了。”

  “傻子都能看出来蓝曦臣喜欢你,就你不通窍,我他妈快头疼死了。”

  “……”

  金光瑶又揉了一下自己新长出来的猫耳朵。耳朵软软的支棱在头顶,浅金色的毛刚才在被窝里拱的有些凌乱。

  他的脑子也是这样一片凌乱。

  他发小薛洋这句是真是假无从知晓,他自己听了倒有一种莫名的欣喜在慢慢抽芽长大,一点一点顺时针旋转出鲜嫩的叶片,砰的垂下一嘟噜一嘟噜的花苞。

  如果二哥真的是喜欢他的话……他想着,如果二哥真的喜欢他的话,他似乎也不会拒绝这样的交往。相反,他会觉得十分兴奋,如获至宝。 

  金光瑶回床上瘫被窝里,望着上铺垂下的被子一角,盯了许久,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一样,手忙脚乱的翻腾出来手机,定上了明天早晨的闹铃。

  没有什么,就是突然想上毛概和马哲了而已。

  金光瑶这么麻痹自己。

3

  金光瑶整个晚上辗转反侧没怎么好好睡觉,第二天黑眼圈都出来了,不过倒是没有耽误昨天那个闹铃。

  闹铃一响他就扑腾起来了,本以为还要和床铺大战三百回合,现实却出乎意料。

  心里有了想做的事,被窝也不能拦住你。

  他给自己的行为定义成了一口鸡汤,一口特别实用的鸡汤。

 
金光瑶睡得晚起的早,比蓝曦臣还早点,这会儿赶快套衣服套裤子叼着牙刷含着满嘴泡沫占住洗手间,全程蹑手蹑脚大气不敢出一声。

后来他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时就沉默了。

  他的猫耳朵也跟着一起耷拉了下来,尾巴毛都乖顺的垂着。

 
我怎么还这么矮!!!喝牛奶喝的都快成半头小牛了好么!!?

 
那猫耳朵随着他内心无比激烈的吐槽嗲毛了!嗲嗲嗲嗲毛了!!!

金光瑶咬牙切齿的伸手要按住那双耳朵,欺人太甚啊让我这么一个戏精通过耳朵泄露内心戏真的大丈夫吗?!我今天不把你们毁尸灭迹我就跟二哥姓!!!

他的手刚碰到自己的猫耳朵,就被一只温暖的大手覆盖住了,他下意识的弹开手一抬眼,却发现人家的目标不是手啊是头。
 

“阿瑶做什么这么早起……”

  蓝曦臣的声音带着一点刚起床的沙哑,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松松拢住了那双猫耳揉了两下他的头发。金光瑶的发丝又软又细,手感很好,让他不由得多揉了几下。

金光瑶一时傻掉了,身体里每一个细胞都拉响了最高级别的s警报,猫耳是猫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此时从耳朵上传来的对方的热量像一股熔岩巨浪,短短几秒钟让他从头熟到脚底。他僵着身子维持着被摸头时的状态,脑子里一片空白,连反抗都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时候,他的尾巴十分不给面子的动了起来。

那根尾巴像触电一样突然弹了起来,毫无规律的来回摇动,在对方腿上纠缠来纠缠去,扭动的频率几乎和金光瑶的心跳是同一个节拍。
 

砰咚,砰咚,砰咚……

  灼热的岩浆扑打着他的全身,把他灼的就要化成灰!他哆哆嗦嗦的一矮身勉强躲开了手,猛的打开水龙头把红透的脸埋进了水里。

 
水冻的他哆嗦了一下,这才把这股火扑灭。

 
他咬牙切齿又把这该死的猫耳朵骂了少说百十遍,恨不得当场把它撕碎。

  而那边的始作俑者已经带着愉悦的心情去换衣服了。

M大学的马哲和毛概一直都是老教授蓝启仁带,老教授做事严格死板,平时大家能逃就逃了。

  只有他的两个侄子例外。

  一个是蓝曦臣,一个是蓝忘机。

  身为蓝启仁老教授最得意的两名学生,两人并没有因为裙带关系而做出虚假成绩。相反,他们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的科目都可以做的十分优秀,令人瞩目。

 
有些人好像与生俱来就带着光芒,像是耀眼的宝石,也许能与这样的人一起共事,就已经是一种上天的眷顾。

 
M大有一个校草排行榜,蓝氏双璧位列前二,第三是金光瑶的哥哥金子轩,第四第五是他的同寝室友魏无羡和他发小江晚吟。

  然而校花榜就不像校草榜那么正经,位列第一的校花竟是在一片起哄中懵着被选上的金光瑶。
 

金光瑶的确长了一副好皮相,白净的面皮,一双鹿眼总是笑意盈盈,睫毛长长卷卷,五官端正,若是变成小团子,倒像是个洋娃娃。虽说他表妹秦愫和他有七分相似,但在M大男生的眼里,金光瑶倒比他表妹要更配得上这第一女神的名号。

 
金蓝两家世代相交,两家的孩子也是一同长大,从金光瑶有记忆起,蓝曦臣就一直照顾他陪伴他,在他心里占据了比哥哥还重要的地位,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又三年,虽然不在一个年级,两人却一直相伴上学放学。蓝曦臣走过的路,金光瑶沿着那脚印一步一步艰难的追赶。后来金光瑶提前一年高考,这才追平了这段年龄的差距。

  金光瑶用水抹了把脸,也不擦,就窜去穿衣服,忙忙乱乱套上米色衬衫和牛仔裤,又翻出一顶假发努力试着套到头上。

 
当然,假发是根本不管用的,两只猫耳朵顽强的挺立在他头上,似乎只有他亲口坦白了自己内心的想法才屈服。

 
他能有啥想法……无非是对二哥有一种异于旁人的好感。

  ……等等,是这样吗?

  喜欢的感觉,是这样的吗?

  心中开出了那簇簇向阳的花,汲取着心底的养料,与口中的话背道而驰的成长。
 

像是突然有了软肋,又像是有了无坚不摧的战矛,像是一个沮丧的失败者,又像是拥有了全世界的美好。

  “阿瑶,该走了。”

  蓝曦臣拽过他的手塞了杯紫米粥,温声道。

  他这才回过神,收拾好心情,接过那杯还热着的粥,狠狠吸了一口。

 
甜的,加了适中的糖,果然是最了解他的二哥。

 
表扬!加十分!

4

 
八点开始早课,讲台上蓝老教授讲的激动,金光瑶的眼皮不由得打起架。

 
一晚上一直折腾没睡好,早晨五点半起的又早,这会儿是真的撑不住了。

  “发展辩证……所以……这说明……联系我们的生活来看……”

  金光瑶模模糊糊的只听见了这些,他的头一歪一歪,碰到了蓝曦臣的肩膀。

  然后他不管三七二十一,也没看清是谁,直接就倒人肩膀上了。

 
蓝曦臣记笔记的手一滞,紧张的呼吸都要停止。

 
金光瑶信赖的靠在他肩膀上,虽说他只能看到一点侧脸,但是干净的额头和眉心那块血色的胎记总归能一览无余。心悦之人此时靠在自己身上安眠,蓝曦臣压了压心潮暗涌,屏声敛气。

叔父后来讲了什么他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把肩膀往金光瑶那边又送了送,就那么僵坐了一节课,连出气大点都怕把他的阿瑶吵醒,待到下课时,他都快化成一块泽芜守妻石了。

还有一会就要赶另一堂课,别无他法,蓝曦臣只得叫醒了金光瑶,帮他把猫耳细心往帽子里掖一掖,两人抬脚往另一个教室去。

  等到中午十一点半,这一天的课总算是上完了。
 

金光瑶浑浑噩噩过了半个上午,才刚清醒过来,蓝曦臣就把他拉食堂去吃饭。

  怎么这么着急……?

金光瑶一边扒米饭一边思忖。

 
没等他问出来,蓝曦臣就笑着给他解释了。

  “阿瑶,从昨天下午我们社里就开始排练新剧了。你没有来,不知道。”

  “是在为艺术节准备?”

 
M大戏剧社十分有名,表演系的美人帅哥云集,每年五月初和十月底都各会有一场戏剧在市内著名的剧院受邀上演,这便是M大的艺术节。蓝曦臣是这届的社长,而追随二哥的脚步加入戏剧社的金光瑶凭着出色的记忆力顺理成章做了副社长。

“是。”蓝曦臣微笑着递过去一本还崭新的剧本,“这次我们的题目是《傲慢与偏见》”

  “……”

 
金光瑶伸手抓过剧本,翻了几页。

“男女主定下来了?”

  “男主达西我演,女主伊丽莎白给了秦愫,你妹妹。”蓝曦臣顿了一下,用吸管搅动杯子里的牛奶麦片,“阿瑶觉得怎么样?”

“嗯……她演技不错啊,应该可以胜任的……”

可蓝曦臣却打断了他的话头,笑着继续说。

“不过不巧的是,秦愫昨天排后接了电话,说家中有白事,要请一个月的假——一个月后我们就要演出了——”

  “……!!!阿愫怎么没和我讲……”金光瑶心里一惊,伸手就去掏电话。

  “——所以,在征求全社意见的情况下,我们一致决定请你出演女主角。”
 

请你出演女主角。

 
你出演女主角。

 
出演女主角。

 
女主角……

 
那就意味着和二哥演爱情的对手戏吗?

 
金光瑶掏手机的动作顿在了那里,满脸尽是错愕和惊喜。
 

蓝曦臣温柔的望进他眼底,金光瑶眼中盛满不可思议,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僵了许久,金光瑶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偏头尴尬的咳了两声,露出平时的微笑。
 

“既然二哥这么说了,我就应下这个女主角吧,可是二哥能告诉我为何选我吗?”
 

金光瑶说完这句话就想狠狠抽自己一个嘴巴子——你想要二哥说因为喜欢你吗!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不过他倒是垂下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阿瑶与秦愫面容相似,有过之而无不及,演技又出类拔萃,还有谁能比得上阿瑶呢?” 

蓝曦臣笑着,把夸人的话说的顺水推舟,款款温柔。
 

况且,也是我心悦的人啊——

他望着他的笑容,眸色沉沉。

 
只是不晓得你意中所属是否是我。

 
“……”

 
金光瑶的心脏又砰咚砰咚的跳了起来,他赶紧埋下头扒饭,试图平复心脏的疯狂呐喊。尾椎骨上升起一种酥麻的感觉,心中种下的花苞旋转摇摆,似乎下一刻就要开放——

 
二哥说的话真让人受用。他心中这样说。

  不过,这种禁忌的喜爱,怕是一辈子无法说出口了吧。

5

  她看到走进屋里的是达西先生,这时候她的心情就大不一样了。他立刻匆忙的开始询问她的病情,说他这次来访就是希望听到她病情好转的消息。她回答的态度是冷淡而有礼貌。他坐了一会,然后站起身来,在屋里踱来踱去。伊丽莎白感到奇怪,但是没有做声。沉默几分钟后,他带着激动的神情走到她跟前,说道。

  “我克制来克制去,实在是徒劳。这样下去可不行。我的感情再也压抑不住了。请允许我告诉你,我多么敬慕你,多么爱你。”

  金光瑶一到社里,就被学姐学妹包围,他好几天没来,社里的事情已经积攒了三轮。

平常都是他管理社里和外部的交涉,经济,成员协商等问题,他这么一请假,从没做过这些的蓝曦臣赶鸭子上架,让那几个八百年没管过事情做甩手掌柜的部长分头处理,结果弄的焦头烂额,预定做完的十件事连一半也没完成。
 

金光瑶一听笑的不能自已,连忙拿着剧本一边看一边去协商这些事情去了。

 
金光瑶那边足不点地,蓝曦臣这边也是马不停蹄。凡是达西出场的地方,都和大家一起反复揣摩排演,希求达到完美。一遍不行,那就十遍。一个眼神一个表情,不管之后台下的观众看不看得出来,他都要求自己达到极致。

和阿瑶演对手戏,怎能不认真仔细?
 

手里拿着剧本,他一边细细咀嚼人物的心理活动,一边不由自主的噙上了一抹微笑。

 
金光瑶忙完回来的时候已经在排露台第三幕了,反正没他的戏份,他乐的清闲坐台底下看。剧本就摊在他的腿上,台上女二号宾利小姐在和男主角达西先生交谈。

 
“……有些年轻女人为了博得男人的青睐,不惜贬低自己的同胞,伊丽莎白·贝内特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这种手段确实迷惑了不少男人。但是,我认为这是一种拙劣的手腕,卑鄙的伎俩。”

“毫无疑问,女人为了勾引男人有时不惜玩弄种种诡计,这些诡计全都是卑鄙的。凡是带有狡诈意味的举动,都是令人鄙夷的。”

  蓝曦臣好看的眉峰微微拧起,像是十分赞同这句话似的微微一颔首,俯身将道具桌上摊着当做道具书的剧本后翻一页,尔后提起羽毛笔。他的语气极有渲染力,几乎能够让人以假乱真。
 

而这句话一出口,语气真实的让金光瑶心里一缩。

 
是的……他玩弄过诡计,在他二哥看不见的地方,他做过很多有违内心道义的事情。
 

幼时他两人在一个小区住,两人认识早,后来又认识了聂明玦,三人按年龄模仿桃园三结义做了兄弟,虽不是亲的,但亦是相互照拂,关系紧密。

 
最初聂明玦对金光瑶十分看中钦佩,更为他的记忆力赞叹不已,但后来他撞破了金光瑶私下里卖考试答案的秘密。

 
彼时两人都相看不顺,聂明玦与他打了一架,将金光瑶推的滚下了楼梯,摔的头破血流。

答案纸纷飞,宛如扑翅的白蝴蝶,埋葬了这一段短暂的兄弟情义,紧接着就是黑色毒芽的飞速催长。
 

金光瑶是个记仇的人,在他暗中的操纵下,聂明玦此后屡屡违纪,被开除学籍,只得转学。金光瑶代替聂明玦做了学生会主席,风生水起。

  而在二哥面前,他一提到这个事情就装作难过至极的模样,以至于最后蓝曦臣都不敢在他面前提及聂明玦。

 
真是一手好算盘。

 
金光瑶在心里暗自评判道。

也亏的他的事情没有被二哥发现,若是叫蓝曦臣知道了,他们怕是连兄弟也当不成了。

这句话让蓝曦臣说真是宾至如归,像蓝曦臣这样的人,一定是正直、谦和又干净的,那是姑苏的标杆,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这样的人,对暗地里的操纵报复一定会觉得是卑鄙的伎俩,是令人唾弃的行为。
 

台上的戏还在继续,达西和宾利小姐依旧在议论着伊丽莎白,不过金光瑶知道,等这一幕演完,紧接着就该伊丽莎白的独白了。

 
有人喊着金光瑶的名字,一个小学妹给他抱来了伊丽莎白的大长裙和金色假发,他匆匆套上那件衣饰复杂的欧式大长裙,坐在化妆台前描鼻影和眼窝。
 

“诶副社你头上有猫耳朵诶好可爱啊~”突然,有个路过的小学妹随口说了一句。
 

金光瑶吓的扔下抹到半道的口红,伸手就去摸自己的帽子——果不其然,刚刚画妆太认真导致帽子掉了都没能被发现。

 
手忙脚乱的想加以掩饰,不想那句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屋子里很多人都注意到了那双耳朵。

  这会子屋子里仿若炸了锅,对那双耳朵又好奇又连夸可爱。

  饶是金光瑶这般巧舌如簧,碰到这种难以启齿的事情,也是左支右绌,艰难应付。

“啊,他的耳朵是假的,是我室友做出来惩罚人的。”那双温暖的骨节分明的大手轻轻落在了他肩膀上,安抚般拍了拍,“前两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他选了大冒险,戴着这对猫耳朵一周不许摘。”

 
金光瑶惊愕的瞅着他二哥,心想他二哥什么时候学会诓人编谎了,还一套一套挺像那么回事的……

 
更让他惊愕的还在后头,蓝曦臣没看他,伸手从妆台上的盒子里拎出来一个白色的猫耳发夹,自顾自的带头上。
 

“你们也别围观副社了,去干自己的事去,就是输了游戏有什么好看的,议论我欺负副社?我今天陪他一起戴。”

  “……???”

“好了,拍照也不行,去干活去了——”蓝曦臣拍了拍手,又哄又催的把这群围观吃瓜的猹赶去自己的工作岗位,像赶着一群小鸡。
 

也许因为美貌的人并没有什么威慑力,一群小姑娘嘻嘻哈哈的依旧举着手机拍个没完,大胆点的还要求社长副社来张合照满足一下她们纯洁的遐想。

 
“下次吧,我该上场了。”金光瑶搪塞着,把那顶金色的假发戴上了头。
 

金卷毛很蓬松,猫耳朵本来又不大,颜色正相宜,戴上这假发根本看不出来有一双猫耳隐藏在下面。

 
这让金光瑶感到了一丝不幸中的万幸。

  上帝给你关上门,却没有给你锁上窗,有这双耳朵了以后,他得到了二哥更多的照顾和关怀,得到了与二哥的对手戏份,而且他还有了一顶能完美隐藏猫耳的金色卷发。
 

只是……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该如何去做才能得到我理想的结果。”伊丽莎白对她的妹妹说,“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像个懦夫一样是不可能的,玛琳娜。如果可以把他比作一团火的话,你就要勇敢的像只飞蛾,用一切去消灭与理想的距离。”

  “你要猎取到他的心。”

6

  金光瑶和蓝曦臣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多了。
 

“瑶瑶你怎么也这么晚回来,”两人一进宿舍门,薛洋就埋怨他,“刚才我们刚吃完烧烤,你就羡慕嫉妒恨吧。”
 

这时候,金光瑶才注意到万年不回宿舍的魏无羡魏大爷回来了,正瘫床上打王者呢。

 
“魏无羡,当时你跑出宿舍的时候我可跟你说的明明白白,你再回咱们宿舍你就是狗!”金光瑶翻翻白眼,蹭自己桌子边去背台词。

  魏大爷明显缩了一下,很没骨气的扔下手机就去抱金光瑶的大腿。

“不是这绝对不是我发的誓,我哪敢发这玩意儿做誓啊——看在你差不多已经是我准大嫂的份上收留我吧……要死要死。”

  金光瑶抬腿踹他。

  “你瞎说个毛,谁是你准大嫂。让你嘴欠,活该被天天——下次再来你保准回不了娘家!”

  “是是是瑶哥哥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我真的消受不起了都没时间打农药已经掉到铂金了……”魏无羡赶紧一拧身子,嬉皮笑脸的骨碌回了他的下铺继续打游戏。

  “……”金光瑶对这波骚操作有点无语。

  “要不我还是把你扫出去天天吧。见狗怂。”

  “别别别,我给你买皮肤还不行?瑶哥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就让我避避风头吧——”

  薛洋喜闻乐见的一边看热闹一边一波攻击把魏无羡的脆皮法师打死了。

  魏无羡内心嘤嘤嘤嘤。

  金光瑶坐在床上这边去和表妹打电话嘘寒问暖,魏无羡这边转身就扯走了蓝曦臣。

  “曦臣哥你还没攻下表白呢?”魏无羡皇上不急太监急,吼吼的就拽着人问。

  “……嗯,怕是阿瑶心里的不是我,以后做兄弟就难了。”

  “不是不是,百分之九十九是喜欢你的,薛洋都和我说了!我俩都快为你们急死了,进展这么慢想等着留到他婚礼再说吗!”

  “……”

  “不会到那一天的。”蓝曦臣如是说,安慰对方也安慰自己。

  能牵手时,绝不只满足于并肩。

  蓝曦臣跟魏无羡前后脚进宿舍时,金光瑶在背台词。

  “他怎么变化这样大?这是为什么呢?他不可能是为了我,不可能是看在我的面上,才把态度放的如此温和的。我在亨斯福德对他的那顿责骂,不可能导致这样的变化。他不可能还爱着我。”

  这是为什么呢……

  金光瑶完全沉溺在伊丽莎白的角色中,昂首痛苦的独白。

  刚才苏涉告诉他,那件事情他二哥早就晓得了。

  心神震荡,畏惧恐慌。

  像是一个偷东西被抓住的小孩,头顶的铡刀将落未落,刽子手还在笑眯眯的给他喂着一颗糖。

  心里透凉,花苞枯萎凋谢,连在血肉里的花根被连根拔起,扯的血肉模糊。

  他把一切都知晓了。他为什么没有指责我,厌恶我,与我绝义?为什么还要隐瞒下去,陪着我演戏?

  他再也不可能爱上我了。

  这一刻,伊丽莎白与他合二为一,借他的口痛苦的发问着,问着没有问题的答案。

  二哥不过是在尽社长和宿舍长的责任罢了。只是为了完成母亲临终前对他的恳求罢了。

  金光瑶颤抖着流着泪,情感的双重冲击让他再也压抑不住这汹涌的浪潮。他哆嗦着手指翻动下一页剧本,眼泪却噼里啪啦的滚动到纸页上,摔的粉碎。

  他努力睁大被模糊了的双眼,颤抖着嘴唇想再说一遍那句台词。

  依旧是那双骨节分明的温暖的手阻止了他。

  蓝曦臣不知何时已从背后拥住了他,把他整个揽在怀里,力气大的像要把他揉进他的骨血里。他的声音从他耳后响起,竟也是发颤的。

  “别再说了阿瑶,别再说了……”

  “阿瑶……我心悦你……我爱你。此言绝不瞒假。”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我吟诗词诉尽了相思,梦里寻你的影子。

  这句魔咒一般的心悦你,仿佛化开的一潭春水,把他血肉模糊的心脏重新拼接抚慰,那些抽出根的血洞一边流着血,一边开出了满心荼靡的花朵。

  金光瑶脑子还在loading,身子就已经先一步挣过身不顾一切的踮脚吻了上去。

  第一次接吻未免生疏,他没擦干的眼泪影响了他的准确性,偏了一点,仅吻到了蓝曦臣的唇角,当他正准备再试一次时,却被蓝曦臣一把搂过来反吻了回去。

  蓝曦臣的吻温柔包容,一寸寸细细密密引导他轻啄他的唇齿,与他灵舌相逐。待到两人皆有些气喘时,他才放过他。

  紧接着,他的唇从鼻尖面颊辗转到那双灵动的双眸,吻去了咸涩的泪水。

  “别哭了,”蓝曦臣的声音微哑,“别哭了,阿瑶。”

  “我的阿瑶,全世界最好了。”

  因为心悦你,所以无论此前做过什么,我都会原谅你。

7

  五月初,M大戏剧社的新剧《傲慢与偏见》就要在市内最著名的剧院上演了。虽说之前排演了无数遍,到这时候论谁也未免紧张一下。

  尤其是那些初次参加的学妹学弟,即使只是走个过场,也是紧张的手脚发凉,坐立不安,生怕一个疏忽在台上丢脸。

  蓝曦臣和金光瑶这种身经百战的却已经是处变不惊了。

  在最后一幕中,达西先生与伊丽莎白小姐并肩坐在道具长椅上。

  “You have bewithched me——body and soul,and I love ,I love,I love you . I never wish to be parted from you from this day on.”

  你对我下了魔咒,我的身体和灵魂都为你癫狂。

  从今开始,我愿与你永不别离。

  幕布缓缓落下,在幕布后,两人十指相扣,唇舌相接……

  8

  “校草和校花在一起了!”

  这个消息像插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了整个M大。

  即将毕业的金子轩一听就急了。

  “哪个校草?哪个校花?”

  “校草榜第一和校花榜第一啊——”跟他八卦的一摊手,笑嘻嘻的继续说下去。

  “就是蓝曦臣和金光瑶——你别说,还真的挺甜的,在一起还不到一个月,同人文都出来了。”

  “什么???”

  “你听啊,这不是,曦瑶的,《社长请爱我》,《携君一世不负卿》,《朔月恨生传》,《我和社长竹马竹马的那些年》……啊,这个《春山恨》《冰秋吟》是隔壁R大的冰秋,说是什么师生恋……”

  “……”

  金子轩无语凝噎。

  精明能干八面玲珑的弟弟被蓝家拐走断了袖, 他还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而另一边的百度贴吧同样也炸了锅。

  百度贴吧     奇闻异事吧

【精华】我的室友变成猫了怎么办?

  554L  楼主 一根夜箫叫裂冰

  谢谢大家的帮助,我们在一起了。他的耳朵也消失了。

  555L  高举曦瑶大旗

  恭喜涣男神!曦瑶大旗永不倒!

  556L  曦瑶无限好

  楼上+1

  557L  老涣涣一口吃掉小瑶瑶

  楼上+2

  558L  只有我是邪教瑶曦吗

  恭喜男神女神终成眷属!楼上+10086!

——————————————

  “阿瑶,喏,你看。”

  在楼里不断刷着祝福的时候,蓝曦臣正揽着金光瑶坐在温暖的阳光下。

  金光瑶正在专注的翻动着剧本的书页,闻言抬头一瞅,笑了。

  “我还当二哥歪打正着,原来早有预谋。”

  “看阿瑶说的。”蓝曦臣无奈的俯身吻了一下他的眉心胎记,“要不是我去询问,阿瑶说不准还在为耳朵烦恼呢。”

  金光瑶笑着没有说什么。

  “那阿瑶可要多谢二哥了。”

  “《泰坦尼克号》怎么样了?”

  “二哥还没有定下主角,我只不过提前瞅一眼罢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诶?”

  “我只是想问一句阿瑶。”

  “无论是剧里还是人生中,阿瑶都愿意做我的主角吗?”

“当然。”金光瑶搂住蓝曦臣的脖颈,那笑容比散落在他们身上的阳光还要灿烂温暖几分。他又向蓝曦臣送上自己的唇,接下来的话都融进这个缠绵的吻中。

  “我甘之如饴。”

 
评论(24)
热度(9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