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二发宣传一下啦~

瑶妹身上攻:

第二发来啦!
(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一轮第二章

写手:kk  @我叫起名废*罒▽罒*

“我在,多谢孟公子搭救之恩。”
  “蓝公子客气了。”金光瑶应道。
  想起《魔道祖师》中对蓝曦臣的描写:清煦温雅,款款温柔,世家公子品貌排行第一。金光瑶对他好奇的很,迫不及待一睹蓝曦臣的风采。
  这年头谁还不是个颜狗了!
  正苦恼着该用什么理由叫蓝曦臣开门,近在咫尺的门忽地向后退去,抬头一看,便是蓝曦臣的脸。
  长得真特么好看!
  当真不负清煦温雅这四字,单单对视便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皆无言相望。
  金光瑶心里哭嚎:这什么情况!?好尴尬啊!!怎么都不说话?
  金光瑶臆想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也不说话,只是眼珠子时不时转动几下。
  许是蓝曦臣看不过眼,率先打破了这沉默。
  “孟公子,你这是怎么了?”蓝曦臣带着忧心的语气出口问道,眼神望向金光瑶斑驳一片的衣裳。
  金光瑶愣了一下,才迟迟回过神来,摆出一副客气的神态,笑眼盈盈答道:“无事无事,不过是方才不小心踩到瓜皮摔到垃圾堆罢了。多谢蓝公子关心了。”
  话毕,还抬起手来做了下揖。
  “蓝公子要是没什么事,就早些歇息吧,我也要回去换一身干净衣裳了。”
  “…诶,孟公子请留步!”蓝曦臣急道,“在下有事想请教孟公子,不妨进屋里来坐坐?”
  真是天助我也!
  金光瑶心里暗爽,这是天赐的好机会啊!他既有求于我,这下子我们的好感度可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突飞猛进了!老子的自由身即将迎来新的曙光!
  “好,叨扰了。”

  屋中,金光瑶坐在圆桌旁,抬眸望着蓝曦臣。
  自己先一步于蓝曦臣进屋里来,蓝曦臣缓缓的关上门,动作不紧不慢,一举一动皆透露出家教好的样子,让人看的真赏心悦目!
  蓝曦臣神情纠结,微张着口,似要说而又不说。
  “其实,我是有事相求…”蓝曦臣慢慢开口道,“我家中的情况想必你也有所了解。我虽逃亡在外,但身负重任。家中长辈交给我的众多古籍和乐谱,我须得好好护它们周全。”
  “但我现如今身负重伤,行动会有所限制,不知孟公子……”
  “蓝公子所言我了解,我与蓝公子相见便是有缘,我会找个隐蔽的地方安置这些书籍的。”金光瑶笑道,“蓝公子还有何事需要我帮忙的吗?”
  “…有”蓝曦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随即抬手指了指床上的附有家纹的衣袍,面红耳赤道,“不知道是不是从前没有洗过衣服的原因,我居然把衣服搓破了。因为是家袍,又不能丢不能烧的,本想托给别人洗,但思来想去,我藏匿这里的事不能声张,否则我可能招来杀身之祸。所以,这里知道我的事的人只有你,所以我恳请孟公子代我洗,他日若孟公子有求于我,我必定竭尽所能!”
  “蓝公子这是言重了,别与我见外,能帮的孟某一定竭尽所能!都交给我吧。”金光瑶笑脸相迎,随即贴心道,“现已然是深秋,换季之时容易受寒,蓝公子记得要多添衣啊。若是无事我就不打扰蓝公子了。”
  “嗯,无事了,多谢孟公子了。”
  金光瑶刚踏出思诗轩的门,耳边便响起系统正太毫无波澜的声音。
  【初级阶段任务已完成。与蓝曦臣好感度增至600。B格+50,现有B格:150。望谨慎行事。】
  金光瑶闻道,心里无比雀跃,好感度这么容易就biubiu上涨的吗!我的B格上涨了耶!
  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房间,正准备好好收拾一番就休息,再来从长计议往后的事,此时,系统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系统提醒,明日卯时你要到思诗轩旁的壹福客栈上工,你现在的职业是客栈的一名账房先生。】
  “什么?”金光瑶倏忽震惊道,“怎么回事儿?我还以为重个生就可以摆脱每天朝九晚五的苦日子了!”
  【温馨提示,现已是丑时。】
  金光瑶闻道,激动得手脚并用地摆来摆去,欲哭无泪道:“这简直比朝九晚五还惨啊…”
  “诶不对啊!我区区一个会计凭什么这么早上工呢?用不上我啊。”
  【是这样的,你现在在此书的身份是孟瑶,地位低微,处处受气,并且毫无反抗之力。虽名义上是客栈的账房先生,同时也做着打扫整理等诸多工作。】
  “还有没有人权了啊!!我才不依你的!”
  【禁止ooc!!否则将会扣除B格,之后便会送你回原来的世界。】
  自己前身已经死了,回去也活不成,金光瑶无奈,只能从了。
  “……哦”
  金光瑶没怎么睡着,只是假寐了一夜。
  “唔啊……”金光瑶起身,抻了抻懒腰,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
  整理洗漱完走出房门,踱步到大厅。却看见蓝曦臣端正的坐在椅子上,神色甚是温和,一手覆在腿上,另一手微握着茶杯。
  蓝曦臣听到声响,便转过头一探究竟,就看见金光瑶一脸茫然的现在房门前。蓝曦臣语气甚是温柔,笑着与金光瑶打招呼:“孟公子,早啊。”
  “……啊,早啊蓝公子。现在才卯时,为何蓝公子会起这么早?”金光瑶讪讪笑道,走到蓝曦臣身旁坐下。
  “我们蓝家有作息时间的,亥时息,卯时起。这个时候起已经成为习惯了。”蓝曦臣浅浅笑出声。
  “哦哦哦……”金光瑶被这笑声迷了会儿,才讪讪回过神来。
  这人不仅长得好看,连笑起来都那么悦耳。
  迟迟才发觉,已经耽误了些时间。昨天系统说过孟瑶是从不迟到的,原本金光瑶还想拖几个时辰,却被告知迟到也算ooc!这是个什么世道!
  为了B格,为了自由,纵使心里再不愿也要无奈接受,不就是起早点做多点,又不是不能做!
  加油!金光瑶!
  金光瑶在心里默默鼓励了自己,便开口向蓝曦臣说道:“抱歉了蓝公子,恕我不能久陪,时间快不够了,我得走了。”
  “好,我送你到门口。”
  匆匆赶到壹福客栈,就看见一位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站在柜台前,双手叉着腰。
  一走近,刺耳的声音猝然响起:“孟瑶!你怎么才来,!是不用干活了吗!”说着,同时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条抹布,扔向金光瑶,“快去!把店里的桌子,外面的木门通通擦一遍。擦完再去后厨洗菜煲水。”
  金光瑶缓缓蹲下捡起抹布,双手死死地攥紧抹布,一抬眼便狠狠的盯着客栈掌柜,似要把他手撕千万遍。
  “你…你这种眼神是要干嘛?你今…今天迟上工,你瞪着我我也是要扣你月钱。”掌柜声音切切道。
  “是!!”金光瑶大呼一声,随即便变回平常时和气的脸,嘴角勾起无尽的笑意,“我现在就去。”
  做完了掌柜交代的事,已然巳时,客栈也正式开门。

  麻木的干完了一天的活,时间已是戌时。了解了上工时间,幸好是两天一休,恰恰明天休息,自己好去给蓝曦臣帮忙。
  金光瑶除了吃饭时间都在不停的工作工作,像个陀螺一样停不下来,他揉着腰走出客栈门口,外面已是一片漆黑,街上稀稀疏疏的来回走着几个人,又是深秋又是晚上,只有几个红灯笼孤零零的挂在门前。
  远远一看,意外的看见了蓝曦臣。
  蓝曦臣站在长街转头处,头上是一盏明晃晃的红灯笼,原本白皙的脸颊变得妖冶的红。深秋的风又大有急,虽然蓝曦臣身披一件大氅,但也被风吹得飘摇。
  似是心有灵犀一般,金光瑶刚要踏步走去,蓝曦臣便回过头来笑脸盈盈的望着金光瑶,眼神温柔得一塌糊涂。
  金光瑶心里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跑过去扑到蓝曦臣的怀里。
  受了一天的气无处可撒,受了一天的累无人可说,好像那个怀抱能化解世间万事不如意。

  金光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慌忙的摇摇头,想要把脑中荒唐的想法抛出去。而后强壮镇定的走向蓝曦臣,与此同时,蓝曦臣也缓缓走向金光瑶。
  “蓝公子,你这是…”
  “我是来等孟公子你的。”
  “为何?”
  “左右我在思诗轩也无事,听思姨说在你此做工,便想来找找你,与你一齐走走。”
  金光瑶不知说什么好,心里忽地感到暖暖的。即使知道蓝曦臣可能是因为自己帮了他,所以对自己好。
  金光瑶从来没受过这样的罪,自己从小不愁吃喝,家底殷实,不会为了钱的事而忧心,也不用如此低姿态的受骂。金光瑶身临其境,亲身体验了孟瑶的悲惨遭遇。
  不过才短短一天,就如此难受。孟瑶是怎么挺过来的?
  心中无限感慨的金光瑶再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差点悲伤逆流成河了。因为孟瑶本身遭遇和今天一天被掌柜训,双重打击着金光瑶。金光瑶恹恹的走在前头,小声的叹了好几声气。衣袖倏然被拉住,便听到熟悉的清冽温柔的声音响起:
  “阿瑶,前面有馄饨,我们去吃吧。”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