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四发

瑶妹身上攻:

第四发!(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一轮第四章

写手: 墨檀  @小檀檀er

蓝曦臣面露喜色,道:“什么机会?”
“三日后,这片地方上的温氏管事温华要纳第六房妾室。这温华最喜铺张奢华,届时温氏众人忙于婚宴,守卫必定有所松懈。如此,我们便有可乘之机了。”金光瑶抬眼笑道。
“甚好甚好,那可有什么我能出手之处?”
金光瑶右手摩挲着下巴,皱着眉头思索道:“你这抹额……有些打眼……唔……”
突然,金光瑶似乎想到了什么,快步走了出去,不一会带了一个白纱斗笠回来。
“到时候你带上这个,把你那抹额遮一遮。”说着把斗笠递给蓝曦臣,“你先试试合不合适,不合适我再去换。”
蓝曦臣接过斗笠,略为别扭的往头上套。
白纱遮着脸,若隐若现,若不是身架骨大,这身儒雅气息,配上若雪白肤,倒有些像个姑娘家。
“嘿,果然长得好看,配什么都好看。”金光瑶感慨道。
“大小刚好。”蓝曦臣被他调侃得耳尖微红。
【好感度+50,目前好感度750】
金光瑶心想这好感度涨得挺莫名其妙的?
“那行,这两日你就好好休息,顺带收拾好你那两箱子典籍。只待时间一到,便可逃出生天。”
“阿瑶,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我能相助之处,我定全力以赴。”蓝曦臣神情激动。
“感激之言就省去吧,以后若我有什么错处,你能多多包涵就好。”金光瑶心中苦笑,你要是知道这孟瑶以后做了些什么,大概就说不出这些话了。
金光瑶虽说内里吐槽,面上还是带着微笑,带上房门,退出房去。

楼梯拐角处,金光瑶猝不及防的遇上了一个身穿墨绿衣裙的中年女子,面色苍白,眉间有股郁结之气,又端着一股子矜持。
【此乃孟瑶之母,孟诗。】
系统软糯的正太音在金光瑶脑子里荡漾。
金光瑶愣了一瞬,才乖巧地唤了一声“娘”。
孟诗,这个女人,从年少遇见了金光善始,就注定了是个悲剧。而直到现在,她也依旧寄希望于金光善能够看上孟瑶,将他带回金家认祖归宗。几分可叹,几分悲凉。
“阿瑶,几日不见你的踪影,可是事情太忙了?”孟诗的声音带着水乡女子特有的温软,不疾不徐。
“阿瑶不肖,这两日客栈打尖住店的人多,有些忙不过来,没来得及去探望母亲。”金光瑶看着这个面容憔悴的中年妇女,没由来的一阵心软。
“我倒是不打紧。你呀,别光顾着干那些粗活,都是些没出息的事。多看书练武,日后才有用处。”孟诗轻叹一口气,缓步走上前来,替金光瑶理了理领子,“也别累坏了身体。虽然不甚有,但娘手里也还是有一些余钱的。”
“哎,阿瑶懂的。娘你且放心,我的功课不会落下的。您多休息,就不必为我操劳了。”金光瑶温笑道。
孟诗从身后拿出一件暗黄色长袍,上面刺绣精致,绣角平整,看得出制衣之人的用心,“你看我,险些忘了给你衣服,到底是老了。我这些天照着你的身量做了一身衣服,你等下试试看合不合身。不合适我再改改。”将衣服递给金光瑶之后,孟诗才依依不舍的转身,“那娘先走了,你先忙啊。”
金光瑶捏着手里尚带着余温的衣服,回想到孟诗最后的结局,心中暗想着既然重生,便为她谋个好余生。毕竟孟诗不说其他,却是一个好母亲。
【支线任务触发:帮助原主母亲改变命运】
金光瑶冲虚空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这两日金光瑶紧锣密鼓地探访了一下喜事当天的布防,购置了一些物件。又将被蓝曦臣搓烂的蓝氏家袍缝补了一下。心中暗暗吐槽,这蓝家人手劲都这么大的吗?这袍子较一般衣物结实了不止一点,竟然都能被徒手搓烂?
此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呀?”
“阿瑶,是我,你思姨!”门外是思思那有些尖细的嗓音。
“哎,门没锁,进来吧。”金光瑶提了提音量。
思思进来之后,又将门合严实,落下门栓。几步走到里间才小声朝孟瑶说到,“阿瑶,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弄来了。这东西难搞,我托了几家关系才给你弄到这么些许,你看看够不够。”
说着,她拿出了用两包东西,用粉色娟布包裹着。金光瑶打开来,其中一包是白色晶体,一包是淡黄色块状物。
瞅着这两包东西,金光瑶眼睛沁着笑,对思思说道:“够了够了,姨,辛苦了,东西弄到了就好,剩下的交给我吧!您就歇着去,等我好消息,定要那些温狗好看!”
思思欲言又止,往门外走得几步,又倒回来,绞了绞手帕,有些为难的开口:“阿瑶啊,你帮人也记得有个度啊。别为了个外人,平白地折了自己。你与这蓝公子本就萍水相逢,能出手相救,已是仁至义尽……”
金光瑶打断思思的话,冲着思思腆着脸笑道:“思姨,我懂你的意思,不过我当初既决定救他,没有理由半路撒手。俗话说,送佛送到西嘛!你就放宽心,不会有事的。不过你可千万别和我娘说啊!”
【蓝曦臣好感度+200,B格+50,信任值+100,当前好感度950,B格200,信任值200】
金光瑶一脸茫然,这又是怎么了,突然好感度蹭蹭蹭又涨了?难道——金光瑶将目光看向外间,捕捉到一片稍纵即逝的粗布衣角,正是前几天他给蓝曦臣拿的那一套。心里暗搓搓的想,啧,瞎猫碰上死耗子。
“你个瓜娃子,你思姨的口风你还信不过?”思思轻点了点他的额头,“既然你心里有数,那我就不多说了。”
待思思出了房间,金光瑶将两包东西打上结,放到床底下。又带上蓝曦臣的衣袍和一卷图纸,出得门去隔壁找蓝曦臣。

蓝曦臣的房门是开着,金光瑶象征性的敲了敲门,听到里间传来一声清冽的“进来”。
“蓝公子,你来看看我弄到了什么!”金光瑶言语间是一脸求表扬的兴奋,“这两日我走访了这附近的大街小巷,打探到了今晚的布防,你看我用朱笔描出来的这条线,就是防守最为稀少的一条路径。”
金光瑶用手点了点图纸,“不过这中间会经过一个叫香满楼的小酒楼,很多温氏门生喜欢在这栋酒楼上喝酒听曲。只要在这处不被逮到,再乔装过得城门那一关,一切就好说了。”
蓝曦臣细细端详着这份地图,上面路径布局人力都写的一清二楚,应当是废了不少心思。又联系到刚才去找孟瑶时,无意间听到的那番话,心里蓦地就是一暖。
倾盖如故,大抵如此。
“我们戌时出发,到时伪装成送货出城的货商,我已经在你的藏书上面用油纸隔了一隔,铺上了些甘草货物。蓝公子觉得怎么样?”金光瑶看着蓝曦臣点了点头,又接着道:“你的家袍我已经帮你缝补好了。你也别随身带着,先放在箱子里,一旦被查就露馅了。”
蓝曦臣点点头,“都依你。”
【好感度+100,目前好感度1050。好感度达到一千,请问是否触发蓝曦臣隐藏道具?】
小正太音,似乎有点小兴奋。
金光瑶满是兴味地点下了【是】,对这隐藏道具好奇得很。
只见蓝曦臣从腰间取下一枚精致的小玉扣子,莹白剔透,玉体中间还氤氲着一丝蓝色雾气,欲聚还散,一看就价值不菲。
“你以后若是想找我,只需向我蓝氏门人出示这枚玉扣,他们定会带你前来找我。而且这玉扣对修道之人也极有好处,你体质驳杂,这玉扣可助你炼体除杂。”蓝曦臣蹲下身去,低头将玉扣亲手系在金光瑶的腰间。
金光瑶看着蓝曦臣乌黑的发顶,鼻尖涌入一股清新好闻的皂荚味,心脏突然加快了两拍。
【宿主心跳加速,请注意深呼吸。】
金光瑶:???这种时候你能不能闭嘴!
【请宿主勿对系统进行人身攻击】
金光瑶:怎么感觉你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呢?
最后金光瑶近乎有些落荒而逃,就连他自己也很纳闷,他一个四好青年,怎么会对着男的心跳加速呢?权且把这归为颜值惹得错!

戌时
思诗轩
金光瑶身后跟着拖着板车带着斗笠的蓝曦臣,二人在张灯结彩中顺着小路快步地往前走着。
夜幕降临,这一路走来,小巷里只有零星几个路人,并没有看到温氏的守卫。很快二人就顺利到达了香满楼附近。突然听见一声大喊:
“喂!那边两个,干什么的?”
那人衣袍背负太阳烈焰家纹,觑得是温氏门生,浑身酒气,已是有了几分醉气。提着酒瓶仰头倒上两口,步伐虚浮地走到二人面前:“鬼鬼祟祟的,你,脱下斗笠给我看看!”他手虚虚一指,正向蓝曦臣。
金光瑶心中惊上一惊,暗捏一把冷汗。旁边蓝曦臣已经将手伸向了藏在板车上的朔月,却被一个微凉的手按住了。
金光瑶递给他一个颜色,示意他稍安勿躁:“这位大哥,我倒是不怕揭开,不过家兄这两天脸上长了烂疮,又流脓又发烂,怪恶心的,怕是会扰到您喝酒的兴致!”
那门生嫌恶地挥挥手,暗自咒骂,“去去去,赶紧走,真他妈糟心!”
“欸,我们这就走!”
二人走出百十米才松得一口气。
“蓝公子,你等会可别冲动啊。我自有办法。你一拿出朔月,一切就前功尽弃了。”金光瑶劝道。
蓝曦臣握了握拳:“是我冲动了,还是阿瑶聪敏。”

接下来两人一路畅通无阻,到了城门口。金光瑶让蓝曦臣在拐角原地等待。自己偷偷跑去城门另一边,不一会儿回来后神秘一笑。
“成了!”语音刚落,远处就传来“噼噼啪啪”地爆炸声,将守门人都引了过去。
金光瑶心想,我一个现代人不是白当的,一硝二磺三木炭,费了我诸多心思,好歹不是个哑炮。
“快,就是现在,蓝公子你赶紧跑吧!”
“那你呢?你不跟我走吗?”蓝曦臣扭头疑惑地看他。
“我娘和我姨都在这,我现在不可能走的,等我料理好一切,我们还会再见的,有缘再见,后会有期!”金光瑶说完摆手,反向走回去,徒留一个潇洒的背影。
【B格+100,当前B格300。蓝曦臣心情值-500】
金光瑶:神他妈心情值也算我头上,什么玩意???


 
评论
热度(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