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食二十四节气之白露】遇萤

4kfo贺,还有阿九老师点名想看的这个 @阿九麾下百万咸鱼 

配乐食用:秋も冬も春もhttps://fm.qq.com/show/rd001tV1XS4Vaiob

甜食对应:北海道樱花布丁

人类少年与山神的奇幻故事,平行世界应约而来。

的确是he,毕竟这个萤火之森的设定就要这样。

——————————————————

“不要随便进入山中,山神的东西会改变你的一生。”


1


蓝曦臣在山里迷路了。

上午他答应下家中一位小表妹的邀请,陪她循着溪谷进那白露山中去玩一圈,本预计着中午就把那七八岁的小姑娘带回去的,谁料到只是去给她采花的功夫,人就不见了。喊了七八声无人应答,反倒把毕梭的碎光唤的一阵摇荡,连空气里都仿佛荡漾起潋滟水光。

山中林木茂密,遮天蔽日,无法御剑,蓝曦臣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只得勉力静下心来,去用灵力探寻,可是这山像是有灵性的一样,把那灵力次次都挡了回来,让他徒劳无功。

他只好就近去寻。山中野兽多,再加上山灵对灵力的压制,打不过就要东躲西藏,藏了没几个地方,他自己也就迷路了。

当年他才十六七岁,也算个半大的娃娃,年少气盛把族中老人的话不放在心上,表面上低着头受教,实则根本不信有神灵出没。

于是他尝到了苦头。

林中有溪水,沿着溪水流向走去,依旧是林木,郁郁的遮天蔽日,稀碎揉烂的晨光撒进了凉薄的空气,湿露透进了他的单衣。

因为今天是白露啊。他想。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蓝曦臣却觉得自己越走越深。山中迷雾加重,水汽凝结,他的心也跟着慌了起来。

他就是在这时遇到那个传说中的山神的。


2


“哎呀,你是哪家的孩子?怎么闯到这里来的?”

这是山神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山神坐在小溪边披着发尾湿漉漉的长发,额间有一枚篆体“山”字的神戳,银红色的笔画,闪着莹莹的光。他披着一件青金的薄衫,衫上停了一只蓝色大翅蝶,正在扑闪着翅膀。

蓝曦臣没料到这里有人,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也许是出于对神灵的敬畏。随即他露出了礼貌的微笑,戒备的反问回去。

“您是什么人?为什么我不能来到这里呢?”

山神怔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样问。

“啊……我呀,是这片山的山神。”他从水边站起身来,刚刚还拖曳在水中的薄衫随着他的起身摇晃着,滴下晶莹的溪水。“不要攥着你的剑柄啦,它对我没用的。”

他从衣袖中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蓝曦臣背在身后的手,玩味的弯起嘴角。

“还是说,你不想回家了?”




3,



蓝曦臣乖乖跟在这位山神大人的后面走在山道上。


据这位不知道名姓的山神说,他讨厌世家小公子来山中打扰他安静的养老生活,故而姑且好心的将他送回去,一来为了清净,二来他在一心向善,就图个好名声。


某蓝氏世家公子只好乖乖的哦了一句。

傍晚的山林满是湿漉漉的潮气,香樟树遮天蔽日,如同忠诚的守卫者,立在小径两旁。山神缀金的衣袍在前,蓝曦臣也跟着一路走,足下满是落叶的簌簌声,赤松鼠哧溜一下从草窠旁跑远了,反而把蓝曦臣吓了一跳。


兜兜转转这么一圈,思及这个人类少年还未辟谷,山神好心的采撷了一捧果子给他吃,蓝曦臣一日未饮食,恭敬的谢过也就吃了起来。


“前面跟着光直走就可以出山了,以后不要乱转。”山神告诉他。“你带小孩子来,小孩子自己跑回去了,怎么自己反倒把自己带丢了呢?”


蓝曦臣不好意思的低头闷声笑着,不回答。

山神叹了口气,拍了拍手。

“成美,把光亮起来,让这孩子回去。”

随着他击掌的声音,前方的山林小径上出现了一点一点的冷光,宛如海中管水母亮起的璀璨银河,光影不断由灌木丛向上蔓延,虽不能与白昼相提并论,但也颇为壮观。光点螺旋般向前延伸,黄绿色漫过山道,向前而去。


“剩下的最后一点萤火虫了,去吧,别再来了。”山神告诉他。


蓝曦臣望着那片萤火交织的山径许久。

“可以……可以请教您的名字吗?”他说。

“我的名字?”山神惊异道。

“我名蓝涣,字曦臣。”蓝曦臣道。

“这个意思啊……”山神笑了,他甩动了一下自己的缀金纱衣。

“瑶。你可以称我为瑶。”

“至于我的姓,我不喜欢,不必追寻。萍水相逢,快点回家吧。”

蓝曦臣在他的催促中走了几步,却停在了萤火山道的入口处。


“我回来的话,你还会在吗?”


“我会在,我一直都在山里。”瑶说。

“但愿你不要回来,山中是可怕的,小心被野兽吃掉。”

蓝曦臣笑了,他向他一礼,便回身循着这一片光亮离开了,几次不经意的回头,那个自称瑶的山神一直都站在那里,好像还在目送他一样。

直到该转弯了,他才加快了他的步伐回家。




4,


“告诉你们多少次了,不要随便进入白露山,那是神灵的禁地!”回到家中他就挨了族中长辈一顿训斥,只好羞愧的笑着任由他们批评。


“山神的东西会改变你的一生,蓝涣啊蓝涣,你下次不能去那么危险的地方了,万一神灵降下惩罚怎么办?昨日白露山显灵,延展了漫山的萤火,是神灵对你们的私闯行为表示的愤怒,你从山上下来,没有感受到啊?”


蓝曦臣面对这批评一语不发,依旧微笑着。


爷爷辈的拿他没办法,打发他去抄了家规,他笔尖写着家规,却心不在焉,在心头一直描摹那个“瑶”字。


那个山神语气温和,面容也柔和,好心帮我走出山林免遭饥饿之苦,理应报答他。


他抄写家规道,“蓝氏家规第九百四十七,不委求人,行道刚直,知恩知遇为上,无论神鬼敌友,必当讲求酬谢,切勿私心谗念。”


这样的山神,会喜欢什么祭品呢?



5,




又年夜猎,蓝曦臣再次入了白露山。




那夜太黑,他记不得出山的路,仅仅记得那山神的长相和一直都在的承诺。他只带了一柄玉箫,佩剑借与了一个代他夜猎的小友,就这样上山去了。


果不其然,黑夜最易迷路,他携着祭品的卷轴来到山上,转瞬就不知自己身处何地了。


山风呜呜的吹着,宛如狼嗥,令人毛骨悚然。


然后他就被不知名的强壮猛兽围攻了,等山神到的时候,他已经受到了野兽的毒素侵蚀。


野兽在山神的压迫下伏地颤抖着退去,而蓝曦臣用自己的身子护着那四副卷轴,后背已然血肉模糊。


听见脚步声,他睁大眼睛抬起头来,露出一个温温的笑。


“瑶,是你来了吗?”


可是太晚了。


那双睁大的眼睛中已然空洞无神。


山神“瑶”把他带回了自己的山洞中。


“这里也好黑,我连路都看不到,睁眼和闭眼一点区别都没有。”蓝曦臣微微有些抱怨道。


山神望着载满灯火的石洞,没有应他这句。


“这里就是很黑,萤火虫已经没有了,大概还要等明年夏天才会有。”


那就期待夏天到来吧。


他默然想着。


“我为你画了白露山的四时之景,”蓝曦臣把那沉甸甸的卷轴捧给他,“要谢谢你这两次救我。”


“我说过要你不要来了,蓝曦臣。”在蓝曦臣一个人的黑暗中,山神说。


“你为什么还要来呢,这里太危险了,如果不是我来,你可能就……”


蓝曦臣依然是那温温的模样。


“那应该不止是瞎了吧。”他说,“嗯,你看看这画喜欢么。”


山神张了张嘴,不说话了,半晌他才轻声回答道。


“喜欢。”


“喜欢就好,不过这可能就是我的绝笔了。”


山神愣怔了一下,抱在怀里的卷轴更紧了。



“没有必要对我这样报答。”他说。“我是个坏透了的神,被贬在这里,还害了你失去眼睛。这里的山林葬送了很多人的性命,我……”


愧不敢当……



“你每年都会在吗?”蓝曦臣打断了他的话。


“我会。”


“嗯,那我也会来。”


这年白露,他如此约定下来。


那时,蓝曦臣二十岁,即将继承姑苏蓝氏家主之位。




6,




“不要触碰他啊!”


这是蓝曦臣来到山中听到的最多的话。


这些年他常常与金光瑶一同下山去玩——这个名字是山神自己坦白给他的,可他依旧改不了原来“阿瑶”的称呼。



他们历经了那个冬天,蓝曦臣专程上山寻他,带他在蓝氏所管辖的村庄度过了一个美妙的春节;元宵节他们观赏一夜鱼龙舞,金光瑶聪明的很,把灯谜都猜出来了,叫老板一脸难堪的请他们走;再然后是被层层叠叠的绿染就的春天,他们奔跑着一起将那风筝放飞在东风里,鱼形的风筝上绣着他们对未来的希冀……


然后,他们期待已久的夏天就要到了。



“喂,那个家伙。”被称为成美的妖怪居高临下的坐在树叉上叫住他,“在山中触碰可以,出山了你要是敢碰那小矮子,我绝对灭你满门。”


“为什么?”那时的蓝曦臣不解道。


“薛洋你少说点狠话,去那边看看道长有没有回来。”另一边被称为悯善的妖怪少年斥责了他一句,随即陪笑道,“山神大人无法逃离诅咒,在山中灵力旺盛,能勉强与诅咒对抗,但一旦出山就没有这种保护了。”


“一旦触碰到人类的皮肤,他会消失的。”


“他人很好,不要让他消失啊。”


“要小心保护他啊,人类。他最信任的就是你了。”



……


“喂,走了。”金光瑶把全身裹的严严实实的,这样说道。


他们要赶赴一场人间的中元盛会,那场盛会将延续到白露当天,而这天正是那最末一日,也是最盛大一日。


下到山下的集市,灯火通明,照彻夜空,宛若白昼,虽说已习惯了这一片黑暗,但他都能隐隐约约的从这厚重的色彩中寻觅出一丝天光。


“阿瑶,人很多?”蓝曦臣循着金光瑶的步子向前走。


“嗯,很多,要是走丢了怎么办?”金光瑶回头看了一眼他,发问道。


蓝曦臣睁着那双空洞的眸子思考了一下,随即摸索着将发上的带子解了下来,缠住了自己的手,把带子那端递给了山神。


“拿着,抓紧它,这样看住你就不会丢了。”


“可你……那个抹额……”


“没事,不过是一条发带而已。”他轻描淡写道。“我们走吧。”



金光瑶便不再有什么意见,一边嘟囔着给你洗干净一边新奇的去转了,蓝曦臣只好跟着他到处转悠。金光瑶这边吃一点那边买一点,而蓝曦臣却始终在山神身后跟随着,未曾离开半步。


人群熙熙攘攘推推搡搡,他们相伴相依,一个专注于从未见过的新奇事物,一个专注于那个他抹额牵着的珍宝。


然后,夏天的雨来临了。


人们开始奔跑起来,风吹起了山神的外袍,他们牵着那根抹额也在随人群奔跑,在灰青的天空下,抹额的布料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撕扯力,被扯为了两段,金光瑶跑在稍微落后的位置,被这冲击力弹的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蓝曦臣在嘈杂中发现手中的重量消失了,连忙反身去扶他。


“……蓝涣,抹额断了。”金光瑶忽然轻声道。


蓝曦臣一语不发的把他小心的隔着外袍扶起来,胡乱拍了拍布料上的雨水。


“我送你回山,阿瑶。”


金光瑶“嗯”了一声,又小声喃喃了一句。


“抹额断了……”

对不起……我真的……


“我背你回去,上来。”蓝曦臣背对他蹲下身,双臂张开。


“……不必,你太好了,让我有些担待不起。”


我不是瘸不是跛,更不傻。


“……那个东西,扔掉吧。断都断了。”蓝曦臣道。


我可以给你一条新的,这个已经成这样了,怎么还能够送你呢。


“哦,断了……”金光瑶口上如此说着,却把那半条抹额藏进了衣服里。


原来对你来说断都断了,这就是没有了。


他裹着袍子向前走着,蓝曦臣上前几步,将刚刚他在集市上买到的油纸伞撑开在他们头上。



金光瑶挑起眼睛看了他一眼,他回应了一笑,把唇深深的按在掌心里,而后将手心张开,轻轻抚摸在山神的发上。


那就姑且当做一个轻如羽毛的吻,像凡人一样,卑微的吻。



“雨大了,走吧。”金光瑶说。


“没事,下一会儿就停了,夏天的雨下不大。”蓝曦臣回答道。


他们并肩站在市集门柱前,向白露山望去。



“这样一看,我的领地还是很好看的。”金光瑶说。“比这边的这些灌木好看的多。”


“这里缺少白露山的灵动,譬如山中的萤火虫。”蓝曦臣附和道。



“这种情况……下着雨,要是能把我那边的萤火虫抓一些过来多好,那样就会更像白露山了。”



……



“你们别跑!我要数数啦!要是被我抓住就死定了!”


“抓他!别抓我!嘿——”


正当他们立在那里时,一群小孩子从后面的灌木中钻出来,其中一个男孩跑的过于匆忙,撞到了金光瑶,把他撞的一个趔跙,蓝曦臣下意识的扯住了他的手腕。


——裸露在空气中的手腕,还带着抹额红痕的手腕。


两人同时一怔。蓝曦臣心中一跳,立刻触电般把它松开——


可是已经迟了。



金光瑶一点也不惊讶的望着手腕上散逸而出的光点,点点金色宛若白露山上的萤火虫飘舞在这泼墨般的夜色中,他把几乎已经完全消失的手放在眼前看了看,又背到了身后去。



“蓝涣,我请你看白露山飘雨的样子,这次我们有萤火虫了。”


他笑着将还飘逸着金色流光的手在蓝曦臣眼前一抹,那金色的光点融入了他的双眸里,那双眸子便盛满了温柔的银河。



黑暗被这金色打破了,然后泅渡出的是美丽的烟花的光芒。


而烟花和银河的正中央是那年在溪边赤着足笑意盈盈的山神,他褪下了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袍子,摘掉了集市上的面具,萤火虫在他身边飘舞着,从他的背后散逸而出,照亮了整片灌木林。



抱我。他说。



蓝涣,我已经很久没有得到温暖的拥抱了,抱我。



我好冷。


蓝曦臣哀拗的望着他,而他的眼神却充满了欢愉和极大的平静。


于是他把他抱住了,他们久久的拥抱着,在这一片不断散逸着萤光的灌木林下。


蓝涣死死的抵着他,拥抱他,把他拥的折起了腰,像是要把他揉进骨血里。


他的眼泪顺着下颌流进了山神的衣领。



“他日再见,要等来年。对吗?”


我等下一个夏天对吗?


“不。”山神微笑着回搂住他的腰。


他日再见,要等来生。


山神的腰越来越细,那种气息和温暖也越来越淡薄,尔后他的衣服像一片雪青的薄冰,随着四处飘飞的萤光融入了深重的夜色,融入了蓝曦臣的怀中,轻飘飘的。



那是这个山神留给世界的最后一点痕迹。



没有了,全都没有了……


蓝曦臣缓缓的跪倒在潮湿的润满雨的土地上,将头埋在那件衣服里,失声痛哭。





7,



我住在白露山前的云萍城。


我娘是个雅妓,因为这个,我总是受同龄人的欺负。


听人说,白露山中有神灵,显过很多次,十分灵验。后来不知道怎么着,又被人传成了满山鬼怪,魑魅魍魉要咬小孩的。


我娘和我说,等我再过几年,十二三岁了就叫我去庙里和她拜一拜,求个护身符。


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这句话,那几个带头的大孩子把我扔进了白露山里。



然后我遇到了神明。



神明坐在小溪边披着发尾湿漉漉的长发,额间有一枚篆体“山”字的神戳,青蓝色的笔画,闪着莹莹的光。他披着一件青金的薄衫,衫上停了一只蓝色大翅蝶,正在扑闪着翅膀。



他看到了我,我看到了他,我们四目相对,那个神明便对我温温一笑。



仿佛所有回忆都翻卷起来了一样,从他那声“阿瑶”开始,我被时光尘封的记忆打开了。



我对蝉说:再见,要等来年,蝉对我说:他日重逢,要等来生




end


p.s.:是平实的糖,不是很甜,但是是我想表达的东西。

最后是蓝大变为山神接替他的职位,在溪边捡到了小小的阿瑶。

祝阅读愉快,眼巴巴求评。

 
评论(24)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