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上天庭爱情故事曦瑶篇——长相思

禁止撞设定!禁止!禁止!禁止!

白龙涣和凤凰瑶

青龙湛和人类羡

玉帝聂大和王母怀桑

风师晓和雨神薛

  @墨悲丝染今天更文睡着了么  @半日风 

一起祝两位大佬生日快乐。

 

在线尬聊重温拍拖黑历史——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

 

上天庭有三宝。

 

一宝玉帝王母是哥俩好,二宝白龙凤凰天天往人间跑,三宝青龙带来的人类,他总来殿上闹。

 

连前段时间刚刚秀过的风师和雨神都表示太辣眼睛,上天庭吃枣药丸。

 

“你看你看,他俩又化形下凡播撒友爱的狗粮了。”

 

雨神薛洋指着白龙和凤凰,把白眼一翻,气的好几天没给人间下雨。

 

风师晓星尘急的干刮风没办法,于是人间形成了沙尘暴——

 

 

 

2

 

 

 

沙尘暴的祸根俩,这白龙和凤凰的故事,可就是小孩没娘,说来话长了。

 

凤凰是太古神禽,百鸟之王,往往雌雄同体,高居九天之上。

 

可就这样一只不死神鸟,居然是从东海里破壳而出的。

 

凤凰玉胎破裂时,东海掀起狂风巨浪,海水现彩光,白龙盘踞在它左右守护,海波浪潮滔天,连上天庭都仿佛经历了一次小型地震。

 

上天庭的王母娘娘偷偷在通灵阵里问白龙。

 

“诶我三哥回来了?刚才特别有震感。”

 

白龙思考了一下措辞,然后回应道。

 

“他是回来了,就是……人间的围观阵容你们来救援一下?”

 

白龙落地瞬间化形白衣公子,捧着还迸发着彩光的凤凰玉胎在一群大唱巴啦啦小魔仙的孩子堆里做最后的挣扎。

 

八百年不下凡,咋地孩子们都奇装异服狂野起来了?

 

小凤凰好巧不巧就在这尴尬的时刻披着彩光出生了。

 

刚从蛋里钻出来的小凤凰像只染成金红色的长尾巴鸡崽,眨巴眨巴眼睛啾了眼前化形的白龙一口。

 

小白龙耳根蹿红,差点“啪”的变回龙来一段飞天版“金蛇狂舞”。

 

 

 

“那已经是八百年前的事了,二哥记那么清楚做什么!”

 

金光瑶托着下巴,一脸不忿,手里举片白龙鳞扇扇扇。

 

这个蓝曦臣,活的岁数虽不知多少,但至少是从凤凰雏儿把他养大的,黑历史一口一个如数家珍,更可恨的是!他居然记日记!而且这本日记经过删改在上天庭十分流行,堪称养雏心经!

 

天历xx年x月x日

 

今天阿瑶又不知道扑棱哪里去了,找遍了云深不知处才发现他把自己挂长生树上下不来了,真是傻的可爱,于是我把树砍倒了,把他捧了下来。

 

天历xx年x月x日

 

今天阿瑶化形了,肩胛骨上还有两三片羽毛没化成,噗嗤,后来他跌跌撞撞的差点摔进后山的山谷里,于是我把他哄睡了以后平了谷,以绝后患。

 

金光瑶:这是哪门子的养雏心经!这分明是拆迁心经好吗!!!诸位道友!

 

道友!别看我凤凰的黑历史了好吗道友?

 

道友?!

 

蓝家小白龙笑而不语。

 

 

 

 

2

 

凤凰三千年一涅槃,涅槃后记忆几近空白,和重活一遍没啥区别。

 

理所当然的,上辈子养过一颗龙蛋并差点把它当成饥荒储备粮这件事他完全跟涅槃真火一起扔三十三重天外了。

 

可能一起扔掉的还有他那宁折不弯的决心吧。

 

作为他的妯娌的灵长类高级动物魏无羡和作为他闺蜜的小脾气专业户薛成美一起对凤凰的卑鄙行为表示了唾弃。

 

当然,这俩为了躲避狗粮攻击还是相互嫌弃着各找各夫去了。

 

即使凤凰对自己随手捡来的蛋没有太多特别关照,蛋却对他印象深刻。

 

上下三十三重天外加无色天和人界,唯一一个会记得给一只随手捡来的蛋日复一日不间断的输送五百年灵力的,除了凤凰金光瑶也没有别人了。

 

那时上天庭动荡,佛陀下界渡劫,东海一战令蓝曦臣耗尽了全部灵力,为保命只得舍弃掉沉重的躯壳,把三魂七魄封进蛋里,等待随便哪个神官把他捡走。

 

神官没等来,等来了凤凰溜溜达达提着地狱魔的头,满身是血的路过。

 

当时白龙蓝涣与凤凰金光瑶不是很熟,甚至几百年来面都没见过几次,彼此都觉得对方高攀不起,搭话困难,所以干脆当个陌生神兽,他好我也好。

 

凤凰把白龙蛋跟魔头首级搁一起,也不管那是啥蛋,就拎走了。

 

啊,是了,白龙想起来了。鸟类都有种异乎寻常的收藏癖——

 

于是他带着蛋壳和一屋子凤凰收藏的宝贝一起呆了五百年。

 

呆到凤凰被迫现出极恶之相,呆到不明情况的他化为原形,手执东海朔月剑,在一片风声中将凤凰一剑透心。

 

凤凰引来涅槃的火焰灼身灼心,火烧的他眉间朱砂都扭曲变形。

 

凤凰惨然回眸深深望他,一眼直抵心底。

 

他只用口型说了两个字。

 

蓝涣。

 

手上沾满太古神禽鲜血的白龙怔然,“当啷”一声朔月落地。

 

 

 

4

 

蓝曦臣抱着凤凰玉胎闭关了三百年,三百年间门外的风云变幻,他一概充耳不闻。

 

他日日坐在潭边的玉兰树下,瞑目敛神将玉胎护在两袖间,任凭谷风吹落玉兰花,覆的乌丝尽白如落雪。

 

他的白龙鳞百年一蜕,蜕了又长,三百年间鳞片已将清潭积为镜湖。

 

风来了又去,在他耳边拂过,化作窸窸窣窣的话语和叹息。

 

 

 

——“你的蛋壳纹路很像我一位故友的袍襟。”

 

 

 

这是金光瑶抹了一把手上的血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

 

当年的凤凰不过一千三百岁,面容生动鲜活如人类十七八岁的少年,他一边喃喃的带着笑,一边颤颤巍巍的捧起白玉云纹的蛋。

 

蓝曦臣当年虽三魂七魄被封入蛋壳内,却也是有五感的,他闻言心头一跳,连忙封住了视觉听觉。

 

凤凰太过美貌,怕只是个蛋也会为之倾倒。

 

不看不听不知道,管你是凤凰凤绿,圆的扁的,白龙宁折不弯!!!

 

 

 

——你知道吗?今天释迦告诉我,我的劫到位了,听说是桃花劫呢,可我近来除了在金鳞台就是去莲座前,可没见过什么仙子啊。

 

 

 

凤凰一边把手覆在蛋壳上输送灵力,一边对他说。他的脸在萤萤灵流的映照下显得格外瘦削,眉间一点凤凰逆血跳动着金红的光芒。

 

 

 

——可是我的意中人我根本没见过几面,他们说他在东海战死了,我去救援的时候只看到了你,如果不是有尸首伏在岸边,我都要以为他是涅槃了。

 

 

 

蓝曦臣的三魂七魄沉寂在蛋壳内,一颗龙心宛如被绞过的抹布,若是金光瑶再说一句可能就要被撕裂了。

 

但蛋壳外金光瑶没有再说一个字。

 

他指尖的灵流断裂了一下,一点湿润的东西“啪嗒”一声掉落在蛋壳的云纹上,顺着纹路蜿蜒滑落。

 

啪嗒。

 

又一颗砸在了蛋壳上,流到桌沿。

 

要是除了蓝涣蛋以外谁见到这个场景,绝对会呼天抢地直叫“娘耶快来接凤凰眼泪啊这也太浪费了”,但蓝涣没有。

 

他只想给凤凰擦擦眼泪,告诉他自己的三魂七魄没有碎,百年之后又是一条好龙。

 

对此他的确只能想想了,因为他那时连爪子也没有。

 

 

 

5

 

 

与金光瑶单养一个蛋每天输送一点灵流就完事相比,蓝曦臣养起来自己的小情人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

 

刚开始抱回来的小凤凰只有半个长生树根那么大,讷讷的依偎在蓝曦臣怀里,聆听着白龙王稳健有力的心跳。

 

白龙王把小凤凰放进铺的软软的窝里,小凤凰立马不乐意的嗷了一嗓子。

 

后来白龙面对一院子唧唧喳喳的乌只好把罪魁祸首揣怀里去驱赶。末了还得清理一院子鸟毛。

 

凤凰的鸾鸟表妹秦愫赠予了他一个怜惜的眼神。

 

佛陀说,凤凰三千年一劫,一劫过后必临涅槃。

 

粪虫至秽,变为蝉而饮露于秋风。腐草无光,化为萤而耀采于夏月。

 

故知洁常自秽出,明每从晦生。

 

恶相间涅槃,是为了更完美的归来。

 

可蓝曦臣只是说“我不信”。

 

三个字反反复复缠绕在唇齿间,坚定而不容置疑。

 

当年相遇他才一千三百岁,五百年相伴,连两千岁都不到,怎么可能招惹来三千年的劫?

 

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他这个桃花劫让天劫提前到来了。

 

责任让他无从抗拒。

 

小凤凰已经会化形成玉雪可爱的小正太了,他身上披着绣牡丹的金袍子,绕着长生树跑来跑去,惹得树上的长生果摇摇摆摆,因风落地。

 

他连忙解下披帛,足踏清风,将长生果一个一个宝贝似的接在怀里。

 

长生果掉到地上是会消失的,白龙对他说那叫“叶落归根”。

 

因为他喜欢的白龙二哥喜欢吃长生果,所以他讨厌所谓的叶落归根。

 

 

——我讨厌长生树的叶落归根。

 

 

在那五百年间,金光瑶曾这样对龙蛋说。

 

那天他被自己的真火烧到了指尖,痛的咬紧牙关,佛陀对他说,涅槃之火比这种火更厉害,会烧尽一切不洁之物。

 

——释迦告诉我,我总有一天会像这长生果一样叶落归根,你们把那叫做涅槃。

 

——虽然我是不死鸟,我却怕焚灰的疼痛,我更怕忘记了我喜欢的人,成为一座孤零零的岛屿。

 

那时他这样说着,托着腮一转手腕,将咬了一口的长生果递到蛋壳前。

 

——喏,你尝尝吗?我试了一遍,只有这个是最甜的。

 

他手里的金箔果盘果然还有几个被咬过一口的长生果。

 

他手里的金箔果盘果然还有几个被咬过一口的长生果。

 

“二哥,这个最甜,给你吃。”

 

小凤凰赤足奔来,手中举着一枚啃了一口的长生果,披帛兜着剩下的长生果,每一个都有凤凰小小的牙印。

 

蓝曦臣迎着紧走几步,弯腰把他抱进怀里。

 

金光瑶的披帛掉到了地上,鲜美的长生果立刻骨碌碌的滚的无影无踪。

 

他没有置理,只专注的将手中那枚最甜的往蓝曦臣口中送去。

 

贴着那枚牙印,白龙咬下一口长生果,把当年没能尝到的味道刻印在唇齿间。

 

 

——啊,对不起,我忘记你只是颗像他云纹的玉蛋罢了。

 

 

那一年,凤凰收起了果子,黯然的露出一抹苦笑。

 

手腕一收一扬,一盘果子尽数叶落归根。

 

那枚最甜的亦如是。

 

 

6

 

魏无羡来上天庭的时候,恰好是凤凰这一次重生七百年。

 

七百年算成年,凤凰法相尾羽颇丰,太古神禽一鸣,便有百鸟随之浅吟低唱。

 

金光瑶要搬回金鳞台住了,临走前从本相上给他啄下一片尾羽。

 

他也礼貌的回赠了一枚蒲扇大的白龙鳞。

 

本来这就结了,作为君子之交可成一番美谈,但当晚凤凰带着礼物登门时,发现他的好二哥醉倒在了桃花林下。

 

这片桃花林是为他栽种的,只因一句对桃林无心的赞叹,又因他觉得此景壮美,白龙神便用灵力护此秋冬不败。

 

他着牡丹凤锦软靴踏花而行,天庭微黯的黄昏为他披上了一层浅金色的纱衣,软靴落地无声,纱衣随光影而动,他就这样走到了蓝曦臣的身边。

 

正如很久很久之前的第一次真正的相见,暗香浮动月黄昏,他披着百鸟织就的华装,在白衣龙神面前动了心弦。

 

天子笑酒气凛冽,桃花瓣浸香几许,天地缓缓,日月昭昭,靴底辗过花叶,踏过清潭,灵流拂过足尖,便引得步步生莲。

 

他走的珍重,走的回忆翻转,走的时光重叠,像一只穿梭在两棵杨柳间的雨燕,时而他是披百鸟翎的华装,时而他是戴黄昏光影的纱衣,时而赤足踝绕金铃,时而脚踩牡丹软靴。

 

披帛逶迤垂地,他终于走到了蓝曦臣的身前,三百年的天子笑整坛皆空,坛塞被随意扔在一旁,像一团揉皱了的红盖头。坛里铺了一层厚厚的桃花瓣,两只青色的瓷盅,其中一只已经打翻了,龙神倚靠在桃树下,在断断续续的哼着一首《长相思》。

 

长相思,长相思,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听到脚步声,白龙神勉强睁开醉眼,他倦倦的笑了一下,向那抹越来越近的眉心流火伸出了右手。

 

“是……你吗?你回来了啊……”

 

他的话音未落,那缕火苗便急剧的贴近了他,一种温软的东西覆上了他的唇,随之而来的是凤凰灼的滚烫的拥抱。

 

啪嗒。

 

凤凰的眼泪顺着下颚的弧度滑到了桃树根下,蓝曦臣颤抖着指尖捧起他的脸,将泪痕拭去,取笑道。

 

“阿瑶又在我面前哭一次了,可不要随便哭了,不然该有人说道我浪费资源了。”

 

“……那颗蛋果然是你。”

 

金光瑶梗了许久,憋出这么一句来。

 

从佛陀那里拿回记忆后,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蓝曦臣没有回答,只是无辜的微笑着,眯眼看他。

 

“阿瑶只想证实这件事吗?金鳞台路远,不早些赶回去的话……”

 

“我今晚不回金鳞台,太冷清,住不惯。”

 

凤凰垂眸以挣披帛,将它像一只白鸟一般甩开,又蹬开软底牡丹靴,赤足跪坐在白龙身旁,笑道。

 

“二哥,太阳才刚下山呢。”

 

 

 

7

 

 

金光瑶次日睁开眼时已是天光大亮。

 

阳光烧灼着眼帘,他靠在蓝曦臣的怀里,以桃花瓣为席,以苍天云海为被。

 

他扭动了一下身子,顿时痛的缓了好久。

 

意境和风景全被这难忍的撕裂感搅合没了。

 

这时,他发现颈上多了一枚银鳞挂坠。

 

这片白龙鳞小且厚,像一枚银敲的珠子,珠子被一根红绳穿过,红绳上打了一对平安结。

 

他猛然想起了什么,向他二哥除去抹额的眉心望去。

 

光洁一片,那枚银鳞已被他扣下来穿做百世对凤凰的承诺。

 

蓝氏白龙一族都有一枚护身鳞片,这片护身鳞又厚又小,龙形时长在心尖上,人形时镶嵌在眉心,因多受觊觎,故以抹额遮掩封存。

 

受此鳞者,即使受到攻击也会毫发无损,相应的,失去这片鳞片的白龙就会为他承担起伤害。

 

除非白龙尸骨成灰,魂飞魄散,否则这种保护不会停止。

 

“二哥啊……”

 

金光瑶将掌心银鳞紧紧的按在赤裸的胸口,喟然叹息。

 

这般无所求的对他好,让他第一次感受到了除凤凰真火外的灼灼暖意。

 

他轻手轻脚的钻出蓝曦臣的怀抱,将里衣的锦袍披好。靴子和披帛已不知丢到哪里去了,他只好赤着一双白净的足,将白龙甩下的衣物一件件拾掇好搁一旁。

 

三百年的天子笑后劲十足,怕还是要睡一会。

 

他对着镜湖整理了一下鬓发,化出法相,飞往佛陀所居的无色天。

 

 

桃花林结桃花缘,桃花缘尽桃花劫。

 

 

 

 

大乘金殿巍峨入云,三千三百阶梯阶云雾缭绕,金光瑶拾阶而上,一步一步走尽了两世的缺憾。

 

须弥金钟撞响了海河之音,佛陀端坐在莲台之上,宝相庄严。

 

他木然的俯首叩拜在佛陀的金莲之下,那枚系在颈间的白龙鳞随着他的动作“叮”的撞到了地面,他一拜不起,鳞片与地面夹角的度数也像是一拜不起。

 

耳中嗡嗡作响,他只听得了佛陀最后一句话。

 

“……册封凤凰明王,桃花劫了,许与白龙仙尊婚配。”

 

“孩子,恭喜你。”

 

仿佛卸下了万斤重担,他伏于金殿中央,攥紧那枚依旧久久叩拜着的白龙鳞,笑着流下了泪水。

 

“臣受旨。”

 

再一叩首,相守百岁无忧。

 

 

 

8

 

 

“故事到这就算讲完了,前前后后看他们谈了两辈子恋爱,看得我都要再次飞升了。”

 

雨神将酒坛怼在桌上,快速的剥了颗糖塞嘴里,故作潇洒道。

 

而故事当年的主角凤凰明王金光瑶披戴上旧日的华装,回到了云深不知处。

 

月白纹样牡丹的里衣,衣袂拖地,百鸟羽织披在身上,臂弯内搭着凤凰纹样的浅金披帛,腕绕双跳脱,脚踝金铃摇曳,眉间一点依稀有当年初见的模样。

 

他赤着雪白的足,一步一阵金铃荡漾,相思鸟衔起落地的披帛,随他穿过桃林遍地落红,撩开桃花飞雪的幕布,走到桃源深处白龙神的身旁。

 

白龙神亦是一身初见的衣裳,微微一笑,仿若清风朗月。他伸出一只骨节分明的手,让那只承载了半生颠簸的手有了可以依靠的地方。

 

两人一同走入桃源深处,蓝曦臣撑起一把浅碧色的油纸伞,落花翻飞,遮去了他们的身影。

 

万千飞花中,唯有一支《长相思》飘荡不息。

 

长相思,长相思。

 

若问相思甚了期,除非相见时。

 

长相思,长相思。

 

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Fin

 

 

 

 

p.s.

 

背景和世界观来自《提灯映桃花》《天官赐福》《西游记》

文中的长生树和长生果来源于《西游记》中的那种仙果,落地即消失,虽然我忘了它叫什么名字了……形状参考莲雾吧,青色的。

腐草为萤的典故有涅槃的说法,我私自理解为这样添加了进去。百度搜索里有——古人云“季夏三月,腐草为萤”,即传统说法认为腐朽之草能化为萤火虫。也许野草腐朽以后,化为萤火夤夜点亮,乃是如涅槃一般的大智慧大圆满,但殊不知萤火虫也只有20余天的寿命,夏末初秋以后,依然只会剩残骸葬于枯草,等待来年再次腐朽重生。这才完成腐草为萤生死相拥的最后轮回。一切渴望,恋慕,一切光明的,美满的结局都要付出代价。或许这代价正是粉身碎骨万劫不复,但人生没有对错,只有值得不值得。

最后穿起来的两次长相思来自晏几道的《长相思》,是我很喜欢的一首。

 

 

 
评论(26)
热度(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