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六)

我的第二轮!请大家多多支持♡

在下姑苏蓝氏家主夫人:

各位小天使久等啦~
第二轮开始!
第六发!(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二轮第一章


写手: @重度嗜糖kala♥


之后的日子平淡如水一天天过去,蝴蝶翅膀轻轻扇起的一小卷风最终形成令剧情扑朔迷离的风暴,这些日子蓝曦臣还在聂明玦处住下,以报恩为名又为金光瑶说尽了好话,虽说他依旧对那云梦落魄的往事遮遮掩掩,但经这世家第一公子之口说出的话已足够令现在的孟瑶飞黄腾达了。
本身金光瑶就有系统撒花的各种提示揣度出两人的好恶,再加上蓝曦臣三句不离夸孟瑶,即使聂明玦对孟瑶其人不甚了解,此时也该是信任有加 ,更何况这孟瑶还为他聂家立下不少功劳!
聂明玦其人,尚光明磊落,讲行端影直,从始至终只认正直事,讲明面上的斗争,只要是暗地里的勾搭都是违逆他的准则的。他堂堂一宗之主,事务繁杂,那些个修士们挨个脸上看去,可能认得的不超过五个人。而这不超过五个人里,必定是有孟瑶的。


“阿瑶想什么呢?”
金光瑶正掰手数着日子回想原著剧情,身后温温一句把他吓的心头一跳,他赶忙放下手扭头,几乎是条件反射般盈起一抹笑。
“泽芜君真是,来了也不提醒我一声,教我吓得一跳。”
他在这个世界里认识时间最长的便是这位泽芜君蓝曦臣了,因此说话并不像对聂明玦及旁人那样瞻前顾后,料想蓝曦臣这般和和气气的人也不会为一些言语措辞而拂袖而去,时不时开个玩笑也是正常相处模式。
“我早料想阿瑶做事向来专注不顾旁事的,坐了这么久竟也没让你发现,怪我吓到你了,阿瑶可叫我如何赔罪呢。”蓝曦臣弯眸偏头望着他,眼睛黑黑的盛满了带着温度的星光。
金光瑶心下一怔,差点想扇自己两个巴掌。
人家世家第一公子专程来找你,你却窝那儿神神道道算时间线,还要不要活了伐——还要不要泡帅哥了伐——冷落人家那么久你要不要脸了啦——
刚刚还大言不惭客套一句的金光瑶现在只想躲地缝里。
“泽芜君,泽芜君何出此言,是我怠慢了,不是你的错……”
“阿瑶……”金光瑶话还没说完,就被蓝曦臣打断了。这位主儿皱眉按了按太阳穴,随即展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你我之间怎的还这般生疏?在聂宗主前唤我泽芜君就可以了,私下里只有你我,按云梦那时叫便好了。”
合着您这皱眉吓唬我半天就是为了纠结一个更亲近的称呼!?好生的小心眼诶……
金光瑶内心疯狂咆哮,面上滴水不漏,依然是笑盈盈的,乖觉的顺着蓝曦臣的话唤了一句“蓝公子”。
【恭喜!蓝曦臣心情值+500,补充支线弃局开启,B格+20,当前B格720!】
金光瑶被这突如其来一堆系统提示弄的懵了一下,等会儿不是——上次你跟我说的可是B格500,那200是哪里来的喂——!
他抬头迷茫的看向蓝曦臣,恰好发现蓝曦臣在温柔的看着他。
那种目光是他从未见过的,深重,温和,像是一汪泛着袅袅白气的温泉,把他整个人都烘的暖融融的要化掉。
被世家公子榜第一这样看着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心跳加速?兴奋惶恐?旋转爆炸?
金光瑶后来坦白表示,只是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过也正是从这时候开始,金光瑶触动的支线剧情齿轮扭转,疯狗似的带着他奔向另一个奇怪的方向……
咳,那已是后话了。
当天晚上,他就接到了新的触发任务。
【起来起来别睡了!新任务来了!】
【跟你说了别——睡——了——】
金光瑶:我怎么有种要抠掉系统电池的冲动?系统你属闹钟的?
【你敢动我一根毛我就立刻潜水把你送回去信不信!快点清醒接圣旨了!】
金光瑶认命的晃了晃脑袋,把太阳穴揉了又揉,这才迷迷瞪瞪的爬起来睁眼查看。刚看了那卷轴一眼,他霍的就吓清醒了。
“什么玩意儿你要我去当卧底?我一没经验二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疯了吗!”
【你激动什么,有我在你又不会死。】
系统冷静的语气让人觉得他像是翻了个白眼……
【在这里,蓝曦臣是你要保护的对象,你在这个世界的中心是他,他现在有主角光环金身不破,所以抱大腿才是王道你晓得吗……】
我还真不晓得……
回想一下当初条件反射拼命为蓝家大公子挡灾的情形,金光瑶感觉自己傻透了。明明人家金光护体,自己干嘛傻乎乎的贴上去当人肉盾牌啊……
【快点儿点个确定,否则主角爽度-1000!】
好啊还来威胁我!爽度一下子扣完我不就真嗝屁了吗!
金光瑶这一口气噎的十分悲愤壮烈,为了保住小命只好屈服于系统大爷的淫威,点了确定。
于是,还没来得及过几天舒服日子的金光瑶就这样被赶去了温家。
此时的聂明玦已经对他刮目相看,青睐有加,他也算得上可以说上话的人了,虽说聂明玦对做卧底这种事有些不能认同,毕竟战况紧急,孟瑶这样倒是可以为他们做接应,加大成功的筹码。
金光瑶:……怕是我没被温家折腾死就得折系统大爷手里。
虽是这样想,他还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去应对这场对于他来说能够飞上枝头的大挑战——射日之征。
去温家之前以为那是龙潭虎穴,里面的人磨牙吮血杀人如麻,而进了温家才发现,这个书中乱搞事情被扳倒的大家族内部也如其他任何一个大家族一样,是其乐融融,相互照应的。
奇怪的是,金光瑶心中像是早就列好计划了似的,一步一步有条不紊的按着去做。
这只是他的下意识所为,却真是太过肖像那个书中被封入棺中的失败者了,仿佛一步一步把那人在书中未被提及的卧底生涯揣摩演绎,毫无纰漏。
系统安静着,叮叮咚咚的提示音也被阻隔,金光瑶只能遵照脑海里疯狂喷涌的计划按部就班的去做。
往上爬,不断向上爬,爬到足够立在家主的身后的位置。
然后,一剑斩落,万尘归一。


“孟瑶,家主要见你。”
一片炎阳烈焰袍襟掠过眼前,通知他的少年笑嘻嘻的向他挥了挥手,还做出了一个激励的温氏标准动作。
那是近来与他走的近的一位少年,并非嫡系,大家都叫他阿雷。
“宗主?”金光瑶一怔,“找我?”
他好像还没有拜到温若寒门下几天啊,怎么这时候找他过去呢?
难道说,事情败露了?
“系统啊系统,你们对参与者有没有啥保护措施啊?比如说怎么着都不会死那种——”
【你是说主角光环吧,想的倒美,主角光环在这里只有蓝曦臣有,你作大了可是要掉命的。】
金光瑶:……你这是在压榨我对你的信任!我要买人身保险!
所幸温若寒叫他来只是为打发他送两三张请柬,因为早知道孟瑶此人聪明乖觉会说话。温大家主把金光瑶引到自己的书桌前,将几封请柬一一封好,告诉他送到何处何人手中,金光瑶应允离去。
温若寒不知道的是,金光瑶已然把背摊在桌上的战况分析按照墨迹洇出的痕迹背记在心里,他用温氏令牌出门后,将早已备好的信鸽放出。
信鸽腿上的纸条只有一句话。
“子规。”
子规通子归,拆分来看就是子时归营,因为怕被半路拦截,机智的金光瑶同学便模仿那些电视剧里玩文字游戏的,和蓝曦臣串通好了,一个写迷一个解读。
【恭喜,蓝曦臣信任值+200,当前信任值已达到700,请继续努力。】
金光瑶在赶路时听到了这句提示音,表情微微一凝,随即不知为何,心里像开了一叠叠的花。
信任值达到10000+,没问题的!一定会在观音庙前完成任务的!
他再也不会……让自己这双手沾满血腥了。
子时刚过,金光瑶便轻车熟路的拐进了聂蓝二家的营帐。帐内点着些灯火,聂明玦与蓝曦臣早已在此等待了。
金光瑶笑盈盈礼道。
“赤锋尊,泽芜君。”
聂明玦“嗯”了一声,冲他点头示意,而蓝曦臣见了他却是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还立刻站起来向他伸出手。
“阿瑶来的可真准,怎么样?温家有没有对你如何?他们说什么对你不利的话了吗?”
蓝曦臣扣住了他双手手腕,一边上下检查打量一边急切的问道。
他的瞳孔里像是燃着一簇愈烧愈旺的火,逆着油灯的光,显得愈发明朗,以至于金光瑶浅浅笑着望他的时候,恍惚竟看到了两轮太阳。
金光瑶一边笑一边不动声色的推开他。
“泽芜君,不必紧张,我可是毫发无损,还给你们带来了一脑子东西。”
说罢转头来到书桌前,提笔蘸墨,将那封战报默写了一遍,又讲了几件内部几乎笃定的传闻,这才匆匆趁着夜色告辞离去。
此时已接近丑时,夜色如翻云弄墨,掩盖了他的行踪。
【蓝曦臣好感度上升达第二阶,有随机物品掉落,是否拾取?】


【是】      【否】


有好东西不要绝对不是金光瑶的做法,因此,他点了【是】。
一个素色滚银边的香囊滚落在他脚下,布料在月光下流转着云纹锦绣的光华,能看出这个香囊绝对价值不菲,非世家公子不能有。
俯身拾起一看,他晃了一下神。
那正是云纹抹额的同款布料拼就的,香囊底部,正是一个纤细端庄的“涣”字。
那是蓝曦臣的名。

 
评论(3)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