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反/魔道/天官】河神大人表示妈的死给

 

 

放飞自我半小时

 

 

 

【冰秋】

 

 

沈清秋和他的乖徒儿过河,手一抖把扇子掉进了湍急的河水里。

 

乐于助人的河神举着一把金扇子探出水面。

 

“这位顾客,你掉的是这把金骨绸扇吗?”

 

沈清秋瞅他一眼。

 

“不好意思不是这把。”

 

河神又拿出来一把竹柄小团扇,骚包兰花指一扑扇。

 

“是这把黛玉同款小团扇吗?”

 

“不好意思这把太娘不是我的风格。”

 

“那是这……”

 

洛冰河一把夺过河神手上的扇子,陶醉的抱住。

 

“是的就是这把师尊天天把我打哭的扇子!”

 

沈清秋:……???洛冰河你M?

 

河神迅速潜入水中,一口狗粮噎的他连剩下两把扇子都忘了给客户。

 

妈的死给。

 

 

 

【忘羡】

 

 

魏无羡骑着小苹果过河,被小苹果发现偷吃苹果,社会驴哥一撅蹄子把他扔进了河里。

 

真是天道好轮回!!!

 

河神立马从河水里探出头来,,提着三只红黑相间的两足兽。

 

“含光君,你掉的是这只魏无羡一比一等身抱枕吗!”

 

“不。”

 

“那你掉的是这只黏土手办魏无羡吗?”

 

“……不。”虽然很想要。

 

河神拎起最后一只光屁股的羡,蓝忘机耳根泛红。

 

“天天。”

 

“诶!对对对蓝二哥哥把我领走咱们天天!”光屁股的兴奋叫嚣。

 

河神:你们在对暗号吗?天天是什么?

 

河神:哦我知道了。

 

现在他在思考要不要找隔壁的山神搞给。

 

 

 

【曦瑶】

 

 

金光瑶和蓝曦臣御剑过河,金光瑶一个没踩稳把左脚的靴子掉下去了。

 

河神冒头了,他举着根高跷。

 

“这是你掉的靴子吗?”

 

金仙督努力保持和颜悦色:“不是,没有这么高。”

 

河神哦了一声,拿小刀削下来一节。

 

“现在呢?”

 

“……”

 

金光瑶:二哥咱们回去把这条河填平建瞭望台吧。

 

蓝曦臣:好,听阿瑶的。

 

两人御剑走了,独留河神诶诶诶的挥舞着那只靴子。

 

“不就少垫了两个鞋垫嘛!”

 

 

 

【花怜】

 

 

花城和谢怜过河,一不小心把若邪掉河里了。

 

河神笑眯眯的从河里弹出个脑袋。

 

“太子殿下早啊,这是你掉的若邪吗?”

 

谢怜看来一眼,抱歉道。

 

“河神早,这个……这个我在中国捡破烂的时候见过,这是叫哈达吧?”

 

河神收起哈达,又递上另一条。

 

“这个呢?”

 

“这个这个……这不是白蛇?山神脖子上围的那只……”

 

河神拿起来最后的若邪,把三样东西一起塞进太子殿下怀里。

 

“给你若邪!帮个忙,把这两样还给喜马拉雅山神!要是他醒了没见着这些该抽死我了!”

 

谢怜:???

 

一直在旁观的花城随手又把那两样扔进了河里。

 

“难道不是日死而是抽死?”他假笑着惊讶道。

 

 

 

【双玄】

 

 

双玄过河的姿势十分诡异,一边风平浪静,一边白浪滔天。

 

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师青玄那个愤愤不平的哥。

 

就这样,贺玄吃了一半的东瀛海苔米饭卷被卷掉了,进了河里。

 

贺玄望着没吃完的海苔卷,亩呲俱裂,僵成一座雕像。

 

我的吃的我的吃的我的吃的!!!

 

“明兄要不我回去再给你买一盒?”师青玄愧疚道。

 

这时,河神从河里捧着三盒海苔卷出来了。

 

刚清了清嗓子要说台词,就发现一道残影从眼前掠过。

 

河神:???

 

他一低头,三盒海苔卷只剩下了塑料盒。

 

等等,我的台词还没说呢!!河神也要刷业绩的!!!

 

黑水贷款你给我等着!!!

 

 

 

 

 

 

 

 
评论(18)
热度(1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