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八)

第八发~

在下姑苏蓝氏家主夫人:

第八发!(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二轮第三章

写手:任闵敝  @任闵敝 

  第二日清早,金光瑶是被撞醒的。
  蓝家人的作息实在非常人所能及。尽管金光瑶入梦前还想着第二日一定要早起,至少再挣扎一下,看能不能换一个类似于“抵足而眠”这样兄弟情深的姿势,而非如今“手足交缠”一般基情满满的姿势。
  可惜,倘若还在现代,有手机闹铃,兴许金光瑶还能挣扎一下。可如今……在卯时,金光瑶还正睡得舒服呢!自动调整出了舒适的姿势,整个人趴在蓝曦臣身上,很是惬意。
  于是,蓝曦臣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身上被压着,颈窝间有些痒。好容易清醒了意识才发觉,自己竟然将义弟紧紧扣在了自己怀里!
  蓝曦臣一下坐了起来。金光瑶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先被带起,又软绵绵地往旁边一滑,一下子撞入了软绵绵的被褥之中。
  “唔……怎么了?”
  金光瑶将自己白净的小脸从被褥间抬起,睡眼朦胧,抬手轻轻揉着自己被撞疼的鼻子,连带着问出的话都是夹杂着鼻音的沉闷。
  蓝曦臣仍然在震惊之中。看看金光瑶再看看自己的手,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待金光瑶终于挣脱睡意后,才终于想起自己似乎是没能早起。再想想蓝曦臣醒来时会面临怎样的一副令人误会的场面,金光瑶也不敢去看蓝曦臣了。
  将自己身上所有仍然与蓝曦臣的肢体有接触的部分全部挪开,金光瑶小心翼翼地下了床,而后默默地庆幸了一下前一日晚上自己至少是没能来得及褪去外袍就被捉到床上,现在至少穿戴整齐。
  伸手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袍,用力压过起了褶皱的地方,捋顺自己的一头杂毛,再带上软纱罗乌帽。如此形容也算是妥帖了。
  “阿瑶……”
  “二哥……”
  两人竟然是同时开口。
  蓝曦臣一下子闭紧了嘴,反而是金光瑶一愣之后笑开。
  “二哥先说罢。”
  蓝曦臣有事嗫嚅半晌,才艰难道:“昨晚……我……我可是……做了、做了什么十分冒犯的事情?”
  “嗯?泽芜君全都忘了?”
  金光瑶半真半假地唤了一声“泽芜君”,以表达自己对于一晚上只能趴着睡的愤懑。即使蓝曦臣是世家公子排行第一的存在,足够赏心悦目。可他再赏心悦目,睡起来也没有床舒服,何况还不能躺着,只能趴着!这着实让金光瑶十分不满。
  金光瑶的不满本是带着几分亲近的嗔怪,可蓝曦臣方寸大乱间只心慌于金光瑶连“二哥”都不叫了。有些无错地摇了摇头,又迫切地抓住了金光瑶的袖子。
  “阿瑶莫要生气。是我错了,应当领罚。可我、我并非有意。”
  “噗!”金光瑶一下子笑出来,“什么就错了?还领罚。难道我就没事告诉其他人去?何况,昨日二哥说要喝酒,我也没有阻拦,非要轮起来,我也大小算个帮凶。我的好二哥,我可不想领罚呀。”
  见蓝曦臣还是面上有几分慌张害怕,金光瑶又补充道:“还是二哥觉得,我这个义弟实际上疏远得很,与旁人没什么两样,就连酒后些许的失态都不能让我看到?或者是觉得我小心眼得很,见着二哥些许失态便会对二哥十分失望,嫌弃二哥?”
  “这自然是没有的。”蓝曦臣急忙反驳,“我就是想担心……你我真的没有什么吗?怎、怎么会……”
  说道此处,蓝曦臣脸颊两侧浮起红晕,十分不好意思的模样,显然是又想起了方才刚醒时的情形。
  “你我之间啊——”金光瑶拖长了声音,“怎么没什么?你一杯就醉,醉了就拉着我就不撒手,说话全靠吼,自己睡觉还非要拉着我,手劲儿还大得不行,我挣都挣不开。平时可完全看不出二哥居然还会如此。”
  说到最后,金光瑶不自觉地就笑出了声。
  “虽然很有趣,可二哥日后还是不要喝酒了。我力量浅薄,一次还好,多了实在是无招架之力了呢!”
  蓝曦臣这下连耳根都染红了,一个字都说不出,直到金光瑶有些诧异地看向他,才结结巴巴地问:“我拉着你,一起、一起……”
  “抵足而眠嘛!”金光瑶有些心虚,但语气仍是理所当然,“你我已经结拜,不过抵足而眠又如何呢?”除了姿势实在奇特。
  蓝曦臣不再说话,只是低着头,仍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
  金光瑶在心里叹了一声。这蓝氏子弟,对礼法的要求近乎到了苛刻的程度。只不过,却是不知蓝曦臣到底哪里想不开,昨天会找他喝酒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金光瑶却不知,蓝曦臣心里头此刻很是苦涩。
  那样相对抱着睡了一夜,金光瑶仍然是坦坦荡荡,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倒是他自己,破禁饮酒,想探探金光瑶的心思,醒酒后又死缠烂打一般地追问发生了什么,心思越发浮动了。
  又在云深住了几日,聂明玦告辞了。金光瑶发觉蓝曦臣还在躲着他,只当他还在为醉酒不好意思,没多在意,也告辞了。
  在金光瑶没有看见的地方,蓝曦臣已经抄了好几遍家规,用以自罚与静心。
  再说金光瑶,他回到金鳞台后,等待着他的是一摞摞繁杂的文书,等待着他去审阅。
  “系统!快出来,和我一起干活啦!”
  【宿主请自行处理】
  系统的正太音变得有气无力,语调平板,就是一个大写的拒绝。
  “不要装死!你明明做得比我快多了,快来帮我!”
  【……呵呵】
  系统最后还是没能逃过,被抓住开始干活。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呐!
  “话说,到底为什么非要让我认祖归宗啊?你看看我,如今是什么话都要干,地位还不如一些客卿。吃的是草,挤的是奶。有病啊!”
  【宿主请认真批阅文书】
  金光瑶手上的活计不停,一心两用地和系统聊天。
  “诶!我说真的,到底为什么要认祖归宗?”
  【根据原著分析,是原主母亲的愿望。】
  “是这样吗?”
  金光瑶挑眉,很是不信,却没有再问。
  忽然,门口响起“笃笃”两声。
  “阿瑶,还没睡吗?”
  这是一个十分温柔的女声。
  金光瑶忙起身去打开了门,站在门口的是前些日子刚嫁入金家的江厌离。她手上端着托盘,上面是一个小盅和一个小碗。
  金光瑶忙伸手接过托盘。
  “少夫人怎么亲自过来了?有什么东西什么话让下人带来不就好了?”
  “阿瑶怎么还是如此生分?你是子轩的弟弟,当叫我一声大嫂才是啊。”
  “是。”
  金光瑶笑着放下了手中的托盘,答应一声,心下却有些无奈。金夫人实在不待见他,他若称呼江厌离为“大嫂”,少不得又是一统冷嘲热讽。
  江厌离也明白这些,但作为新家妇,她也不好对金夫人说什么,只能私下里多照拂一番自己这位身份尴尬的小弟。
  拿起小碗,江厌离替金光瑶盛了一碗汤,淡淡的香气在屋中弥漫开来,不浓重,但很是勾人。
  “阿瑶来,这是我煮的莲藕排骨汤,你趁热喝了吧。而后早一些休息,我看你的房中总是亮灯到很晚,可是文书很多吗?若是太忙,也可找人与你分担一些,总是这边忙碌可不太好。”
  金光瑶接过碗,道谢:“多谢。我还好,只是前两日去了姑苏,因此耽误了不少事情。过了这一阵便好了。”
  “嗯,那阿瑶也要注意身体才好。”
  “是,请少……”金光瑶看了一眼江厌离,顿了顿,“大嫂放心,我会注意。快入夜了,大嫂还是快些回去吧,否则大公子怕是要来找了。”
  江厌离轻叹一声:“叫我大嫂,却还是称呼子轩大公子。你就是心思重。子轩虽然有些傲气,但也不是不认你这个弟弟的。纵然母亲……你私下里也不必如此。”
  金子轩的确傲气,他虽然不喜欢私生子弟弟,可也只是不喜,并不会感觉自己的地位会有什么威胁,他信任自己的能力和修为,又是嫡出,没什么好担心的,所以对金光瑶只是有些冷淡,却不刁难。
  可金夫人……金夫人却有些执念了,她恨极了丈夫花心却无能为力,只能撒气到那些姑娘和孩子身上,作为唯一一个认祖归宗的,金光瑶可不就是撞在枪口上了吗?
  说起来金光瑶是认祖归宗到了金家,可真的论起来,蓝家和聂家哪一个不比金家让金光瑶更觉得是个家呢?
  “是,阿瑶明白了,大嫂慢走。”
  江厌离起身离开了,留下了莲藕排骨汤。
  真是香甜可口啊!排骨酥烂,莲藕软糯,汤汁清甜不油腻,喝下去冷热适中,很是熨帖。
  金子轩好运气,得妻如此。也难怪当初一个江澄一个魏无羡都为了姐姐和金子轩打架,江厌离本身真是让人觉得温暖,润物无声。在金家,唯一让他可以觉得不那么冰冷的也只有江厌离了。
  可一碗汤还未下肚,金光瑶却又被打扰。
  “敛芳尊,家主请你立即过去。”
  瞧!这个所谓的家,家仆都不称他一声“二公子”。
  金光瑶囫囵喝完汤,起身:“好,我这就去。”
  【发布任务:前往夔州寻找薛洋,招为客卿,钻研鬼道。】
  【接受】 【拒绝】

 
评论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