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十)

第十蛋啦~感谢大家的支持~

在下姑苏蓝氏家主夫人:

到这里第二轮的联文就又结束了!
感谢各位小天使的喜欢!
还是和之前一样,就先不更啦!等到三轮完成再继续!
第十发!(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二轮第五章

写手:颦卿  @颦卿 

    金光瑶本来很紧张聂明玦的到来,但是一看到蓝曦臣也在,他忽然就安心了,连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
    “大哥,二哥,”金光瑶赶忙换上笑脸招呼他们,将两人请进了议事的大厅。
    “闲言少叙,我听说你家请了薛洋做客卿?可有此事?”聂明玦面色不善地直接问了出来。
    “确有此事。大哥特意跑一趟兰陵,可是觉得此事有何不妥?”
    “有何不妥?你倒是跟我说说,这件事有哪里妥当了?!你……”
    “大哥切勿动怒,慢慢说,”一直没说话的蓝曦臣按下了眼看就要暴起的聂明玦,温声相劝。
    聂明玦不好拂了蓝曦臣的面子,只得强压怒火,“那个薛洋心术不正,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你怎能与这种无耻小人为伍?”
    金光瑶面不改色道:“大哥且听我一言,乱世用人当以才为先,射日之征之时,江家的魏无羡一支鬼笛以一敌百,薛洋既然有这个才能,我们何不将他收为己用,至于他的性子顽劣,是年纪尚轻的缘故,我以后多多规劝他就是,如果他以后再作恶,大哥再来罚我不迟。”
    “你说的轻松!”聂明玦重重地捶了一下桌子,“他如若再为非作歹,杀人放火,我罚你就能换回无辜枉死的人吗?!”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但这句话好像不适用于聂明玦,蓝曦臣觉得金光瑶一番话说得情真意切有情有理,他堪堪要开口附和,就被聂明玦一声吼震到了,话到嘴边,又生生咽了回去。
    “大哥,我们既然结义金兰,就是兄弟了,我们且相信阿瑶一次,兄弟之间,如若没有这点信任,岂不是让人笑话。”蓝曦臣似乎天生带着安抚人心的气场,他一说话,气氛就缓和很多。
    金光瑶向蓝曦臣投去了感激的目光,蓝曦臣冲他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叮!蓝曦臣信任值+300!当前信任值1000!】
    如若不是蓝曦臣解围,他真的不知道该拿这个暴脾气的大哥怎么办,他不想走原著的老路,不想跟聂明玦起冲突,可是聂明玦就是这种非黑即白的世界观,很多事跟他说不通。而他也不能说薛洋做什么他都一力承担,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薛洋会搞出什么事来。
    还好有他在,还好。金光瑶想到那个笑,心里温暖到如沐春风。
    三个人最后在蓝曦臣的努力下,总算没有不欢而散,金光瑶留两人在这里住下,晚上出奇地蓝曦臣没有来找他聊天,他倒是有些不习惯了,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最后决定去花园里散散步。
    金光瑶看着温柔的月色,不禁又想起了蓝曦臣,他摇摇头,不知道自己最近怎么了,大概是因为他来到这个世界里,第一个有交集的人就是蓝曦臣吧,而这个人,又那么好,如果他能永远在我身边就好了。金光瑶被自己的这个想法惊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在花园里信步,隐约地听见两个人在说话,他慢慢凑近,发现正是聂明玦和蓝曦臣在说着什么。
    “为什么二哥没有来找我说话,却跟大哥在这里聊天。”金光瑶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大哥,你自己的身体自己要当心,万不可像今天这样动怒了。”
    “我自然知道,可是知道了这样的事,让我如何能平静下来。你一向是个明辨是非的人,怎么一遇到他的事,就这么没分寸,只知道一味偏袒于他”聂明玦皱着眉头说出心中疑惑,他说者无心,却让蓝曦臣愣了一会不知该如何作答。
    “总之,我是信他的,我相信阿瑶。”想了半天,一向跟人说话都对答如流的泽芜君,只答出这么一句话。
    殊不知这么短短地一句话,却让偷听的金光瑶心若擂鼓,带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他胸膛翻滚。
    聂明玦闻言叹了一口气,他只当蓝曦臣是为了当日落难之时金光瑶搭救他的恩情,就没再说什么,再加上夜已深了,他便别了蓝曦臣,回房歇息了。
    蓝曦臣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没有急着回房,兀自在园中看着月亮,金光瑶觉得自己魔怔了,蓝曦臣静静地看着月亮,他就静静地看着蓝曦臣,月光清冷,越发衬得蓝曦臣温润如玉,当真称得上一句:“公子世无双。”这安静的景色,没有持续太久,因为蓝曦臣不知怎么,幽幽地道了一声:“阿瑶……”这一声,似呢喃似叹息,如果不是周遭太安静,金光瑶根本听不清。
    “他在想我,他在叫我,为什么他这么晚了没有回房休息,却对着月亮喊我的名字……”金光瑶心里有无数地疑问,答案仿佛呼之欲出,还没等他想出来,一声:“二哥。”却脱口而出。
    蓝曦臣吓了一跳,险些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回头却看到,正是自己刚刚所思所想之人站在那里,冲自己展露笑颜。
    “阿瑶,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
    “二哥不是也没睡吗?哎,以前每次我去云深不知处,或是二哥来我这里,都要找我秉烛夜谈的,今天二哥没来找我,我自然是睡不着的。”
    金光瑶这番话不是扯谎,但这么说,听着倒像是有些调笑的成分在里面。
    蓝曦臣表情有些局促,“阿瑶,你,你来多久了?”
    “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金光瑶没有回答他,只念了这四句诗,随后问道:“泽芜君,你是为谁风露立中宵呀?”
    蓝曦臣呼吸一滞,脸腾地就红了起来,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本来他就是因为心里很乱,才没有回去睡觉,想自己站在这里理理清楚自己的感情,此时面对金光瑶的调笑,心里顿时更乱了,他莫名觉得金光瑶好像知道了什么……
    金光瑶话一出口也有些后悔,他这是在干什么?他在期待些什么?乱了,都乱了,可是他真的想搞清楚,为什么蓝曦臣会在四下无人的时候念叨他的名字,此时看着蓝曦臣欲言又止的模样,他忽然想逃走,他有些怕听到蓝曦臣的回答。
    “是我冒犯了,我本无意打探二哥的隐私,二哥不愿说,我也不便再问,天色已晚,二哥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罢,金光瑶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蓝曦臣一把拉住。
    蓝曦臣听到这些心里慌得很,他觉得金光瑶语气似乎有些失望,更加笃定金光瑶是知道了些什么,而自己却瞻前顾后没有说出口,伤了他的心。
    金光瑶被拉住,只得站下,一时间二人相对无言,就在金光瑶再次打算开口时,蓝曦臣做了一个让他目瞪口呆的举动,只见他一把扯下了自己的抹额,放在了自己手上……
    “二哥,你……”金光瑶真的是呆住了,他心里隐隐有些猜测,却不想蓝曦臣这么直接,让他一时间又惊又喜,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瑶,你应当知道我家抹额的意思,我今日将他摘下,是因为我遇到了心仪之人,那个人,就是你。”有了开头,后面的话就不那么难说出口了,“你当初救了我,在思诗轩我与你几乎朝夕共处,渐渐地就对你产生了一些不一样的感情,只是我当时自己也没有察觉到,后来与你分开,我竟时常想起你,还,还做了一些不该做的梦,才察觉到……我……”
    这一番表白信息量太大,听到这里,金光瑶也红了脸,也就是说蓝曦臣,竟然做了跟自己这样那样的春梦?他们蓝家人是都喜欢做春梦的吗?金光瑶想起了自己怀着猎奇的心思看的香炉番外,看来蓝家人都是表面正经,在梦里玩的飞起的人设。想到这里,金光瑶非但没有觉得恶心,隐隐地竟觉得有些兴奋?这个念头一出,他整个人都不好了,正风中凌乱着,系统也来凑热闹。
    【叮!是否接受蓝曦臣的心意!】
     【是】               【否】
    还不等金光瑶选择,系统音响起:“望宿主务必遵从本心,不要再次错过……”,金光瑶此刻乱的很,没注意到为什么是【再次】错过,下意识的就点了【是】。
    蓝曦臣见金光瑶一直不说话,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看来是自己误会了、想多了,阿瑶并没有他想的那个意思,蓝曦臣失望地松开了手,却没想到刚刚松开,金光瑶就又牵了上去,随后笃定地说:“原来此事并非是我自己一厢情愿,二哥也对我有情,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叮!B格加400,当前B格1200】
    系统不停撒花,金光瑶却无暇顾及,他不是为了什么剧情什么任务,他只是意识到,自己也喜欢他,想回应他,想看他开心,仅此而已。
    “阿瑶,你,你此话当真?”蓝曦臣激动到声音都有些颤抖,蓝家家规严明,一举一动都要恪守规矩,蓝曦臣作为未来家主,从未像今晚一样失态过,可是,情到深处,又有几个人能自持呢?
    “自然当真,怎么?二哥连我都信不过了?今天在议事厅,可是你跟大哥说,兄弟间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岂不是让人笑话。”
    蓝曦臣听他提到白天他私心偏袒时说的话,连耳朵也红了起来,只是虽说不好意思,但话也说到这份上了,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他轻轻将金光瑶拉进怀里,在他耳边说道:“我们以后,不仅仅是兄弟了,还是……还是道侣,阿瑶,我在此起誓,今生今世绝不负你。”
    听到“道侣”两个字的一瞬间,金光瑶觉得仿佛有十万只小鹿在他心里狂奔,撞得他用力地抓了一下蓝曦臣的衣服,这边蓝曦臣话音刚落,他便将自己环在蓝曦臣腰上的双手又收紧了一点。
    蓝曦臣觉察到金光瑶的动作,有些兴奋又有些紧张,正不知道该怎么办之时,金光瑶就直起了身子松开了他,在他面前站好,表情郑重地说道:“我金光瑶亦在此起誓,我愿于蓝曦臣结为……结为道侣,今生今世,永不相负。”
    蓝曦臣从金光瑶开始抱紧他时就开始急促地喘息着,听了这番话似是再也忍无可忍,一把将金光瑶又拉回怀里,低头就吻了上去。蓝曦臣人永远都是温柔的,这个吻却异常粗暴,上来就攻城略地,像是赶了很长一段路的旅人,终于看到了家那般急切地渴望。
    金光瑶不知道怎么剧情就发展到了这一步,接吻对他来说似乎还有点超纲,毕竟他自以为直的活了这么久,可是爱情就是这么奇怪,说来就来了,本来以为超纲的接吻,也吻着吻着就学会了,便开始回应起来。
    感觉到金光瑶的回应,蓝曦臣更加不能自持,动作也越来越放肆,险些一发不可收拾,好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泽芜君,尚残存一丝理智,没有幕天席地就做一些会被称为伤风败俗之事。
    两人相拥着平复了一会,都觉得今晚睡不成觉了,蓝曦臣提议回房教金光瑶弹清心音,让金光瑶来帮忙压制聂明玦体内的戾气,以此来缓和他和聂明玦的关系,金光瑶也不想蓝曦臣夹在他们中间,便一口答应了。
    第二天聂明玦听到二位义弟这个提议,心里自然感动,只是他不是感情外露之人,就没有说什么,还不忘提醒了蓝曦臣一句:“清心音是你家的绝学,可以外传的么?”蓝曦臣笑着看向金光瑶:“阿瑶又不是外人。”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聂明玦感觉这一夜过去了,自己的两个义弟,关系似乎更好了。

 
评论(1)
热度(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