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十一)

我的最后一篇连文!谢谢支持!

在下姑苏蓝氏家主夫人:

各位小天使久等啦!感谢大家的喜欢!
第三轮新鲜出炉!
(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三轮第一章

写手: kala  @重度嗜糖kala♥

【十一】

“琴音音域有四个八度又二音,散音七个,泛音九十一个,按音一百四十七个,以静为主律。”
蓝曦臣俯下身,把他的右手按在古琴七根琴弦上,逐个演示了一遍。他的左手圈过金光瑶的腰,扶在琴头,以此来取音。
对此金光瑶可谓是坐如针毡,他能听到蓝曦臣在他耳侧微微的呼吸声,那声音附和着清煦温柔的嗓音,像是一阵充满那人气息的旋风,刮的他晕头转向,而他正好处于旋风的风眼处,逃避不得。
“散音空旷辽远,泛音略微激亢,宛如天籁,按音丰富多变,宛如人语,古琴一器三籁,如同天地和人的呼应。”
“铮——”
指尖一钩,琴弦尾音颤动,一声哀啭的悲啼从金光瑶的小指指肚下发出。
蓝曦臣一哂。
“阿瑶弹错了,小指是禁指,不能用它弹的。”
他伸过他的手覆在金光瑶的右手上,他的手腕扣着他的手背,十指交叉,轻轻按压在琴弦上,引导着他去弹奏第一个音。
“铮——”
空气和琴弦振动发出一阵悠远的回响,仿佛亘古不休的水滴滴落在青石板上。
蓝曦臣的指尖翻转,斜刺里一抹,古琴音阶如夏日树荫般摇动,惊鸟穿过浓绿的树叶,飞翔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下。
水滴拍打过叶片,叮咚一声掉入溪流,溪水澄澈如刚采出的水晶,欢快的跳跃在山石上,溅起碎玉点点。
骄阳摇荡。
“我母亲曾经教过我弹筝。”金光瑶说。他侧耳倾听着天籁之音,还不忘默默记着指法。
琴上扶着他手指的手在跳一支美丽的舞蹈,他的手不由自主的随着他一起行动,仿佛被扶着腰引导着跳华尔兹的女郎。
“怪不得阿瑶这样有天分了。”蓝曦臣微笑着收回手,他把曲谱翻了翻,寻了一个最简单的,“刚才弹的就是这支古乐,阿瑶要我再演示一遍吗?”
“不必二哥费心。”金光瑶笑意盈盈一眨眼睛,刚刚的弹奏他已然了然于胸,“二哥可愿与我一赌?我可是刚听过一遍这曲子,若是我错一音,便任由二哥责罚。”
蓝曦臣一愣,噗的笑了起来。
“好啊,我等着阿瑶任我责罚。”
嗓音沉沉带着挪揄。
这个蓝曦臣,他打算责罚什么呢!
金光瑶转回身去,像方才一样把手放在琴上,起弦。
别院深深夏簟清,石榴开遍透帘明。
翻弦一划,抹出一片夏花。
树阴满地日当午,梦觉流莺时一声。
黄鹂啾啾,骄阳烈烈,日光下澈,影布石上。
溪水婉转流淌,跳跃起太阳般的流光,流淌着,流淌着,流淌过昔日云梦水泽边的小儿郎身旁。
亭边树梢头一只黄鹂似乎回应般的啼叫了一声。
金光瑶偷偷瞥了蓝曦臣一眼。
蓝曦臣端坐在他身侧,垂眸微笑着望着他,目光像一滴刚刚从古老的松树上掉下来的松脂,伺机着自投罗网的小虫子回眸看他的那一刻,只要他回眸,他就有信心将他黏在里面,把这一刻凝固成琥珀,存放在两人心里,直至此生化为灰烬。
当然,这只小虫子果然被陷进去了,甚至连弹错了音都不自知——尽管只是一瞥后慌乱的扭回头去。
最后一个音错了。金光瑶低垂着头丧气的想着。
No zuo no die why you try ,
no try no die no more why——
两行蛮夷鸟语从他脑子里飞快的滚过。
【告诉你让你别作死,看看看,死翘翘了吧?】
系统正太幸灾乐祸道。
金光瑶气哼哼的翻了个白眼给他。随即迅速调整面部表情。
“咳,二哥……”
他不情不愿的转过身来,蓝曦臣把他宽大的手覆在他手上。他的这个好二哥笑了起来,眼睑下弯弯的一片浓密的阴影。
“阿瑶弹错了,我都听见了。”那不是按弦,而是该像飞鸟的翅膀一样挑上去。
“是我输了,二哥想要责罚什么尽管说好了。”
他就着这个话头挑起闷闷的笑容,像白鸽的尾羽。
“阿瑶猜猜我要罚你什么?”
抄……抄家规?还是要禁闭???
金光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往后一缩,后背顶到了琴架旁的柱子上,双手却被蓝曦臣紧紧的攥住。
亲娘诶,别是要打手板吧?和他小时候练钢琴和古筝时的老头子一样……
【你放松,二哥不会打的,瞧你怂样,真让我不敢相信那是……咳。】
系统你个变态,让我扛着,你在那说风凉话。
要是抄家规的话,他总不能像当初的魏无羡那样,说什么“我又不是蓝家的人,又不要入赘蓝家”。
毕竟,他可是刚答应他二哥的,已经是蓝家人了。
蓝曦臣微微一笑,伸手勾住他的腰,封锁了这只小狐狸的退路。
然后,又封锁了他蜜糖一样的嘴巴。
就这样,金光瑶被顶在柱子上吻了个晕头转向。

又几日,金光瑶才在泽芜君惩罚的蹂躏下磕磕绊绊的弹出了那曲《清心》。他舔了一下亲吻时咬破了的嘴唇热烈的在心里佩服原著里的金光瑶。
这支曲子真的是给人弹的吗?当时除了这个还能偷学一个《乱魄》?还要处理宗族事务外带耍心机搞死金光善?
金光瑶表示他就算有三头六臂也做不到,要是系统给他发个这种任务他就等死算了。
【哼。】
系统正太哼了一声,把背着琴往大哥房间走的金光瑶给吓了一跳。
你哼什么啊,系统?系统你难道知道什么内幕?
【不,我什么也不知道。】
你那一本正经的语气已经出卖了你,老实交代,快点,告诉我如果我不掺和《乱魄》大哥会不会不成凶尸?
【我……不知道。这个我的确不知道,我希望不会……】
那就当做不会吧,谢谢。
金光瑶深吸一口气,站在赤锋尊的门前,叩响了那道门。
“进。”
才叩了两三声,里面就回应了,不过那声音透着些疲惫。
金光瑶推门而入,他的大哥在书案前坐着,正揉搓着眉心。
“大哥。”金光瑶笑意盈盈叫了一声,把背上的琴摘下来放在摆好的琴架上。他伸手一拨弦,调试了一下音准。
“谢谢。”聂明玦叹了口气,在他对面坐好。
他望着这位喜怒无常有点让他发怵的大哥,突然觉得大哥其实挺好看的,虽然很凶……
不管怎么说处好关系才是第一位,否则若是哪一天真的被黑了一剑戳心再被掐断脖子可就真的凉了。他不能让所有屎盆子都往自己身上扣,即使他不做什么,他没有变着法子去死心塌地的害谁。
“大哥最近还有那种控制不住戾气的感觉吗?”他关切的问了一句。聂明玦的气色看起来还不错,他的霸下也在刀鞘里安静的待着,不像平时的嗡嗡震鸣。
“还好,近几天好些,前两日有些难受。”
前两日……大概指的是那日责备他收薛洋为客卿的时候。金光瑶心里一沉,莫名有一种负罪感缓缓攀爬上心脏,坠的它跳跃的沉重。
大哥认为薛洋能做出那样的事,必定是个血腥的人,他担心薛洋为了一时的躲避暂时投靠金家,过后会对兰陵金氏门人的性命有所不利。况且,他有个结义的三弟。这个他颇为赏识的年轻人还与夔州薛洋关系密切,是奉命把薛洋招揽来的人。
如果薛洋真的离开金家打算灭口隐匿身份的话,你猜他第一个会杀了谁?
金光瑶恍然明朗,如坠冰窟,即使知道薛洋不会这样做。
他的神色僵了一下,立刻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弯了弯嘴角,说了一句多多保重的客气话。
随即,一曲《清心》从他指尖流淌了出来。
曲调缓慢,如凝滞的河水,一点一点从琴弦上被纺织出来,叮叮咚咚流淌进整个屋子,挽成一阵草木的气息。辽远的月洒下清辉,用散音弹就,星河灿烂,海潮拍打着海岸,钩——抹——钩——抹——,左手反复交错,进,退,跪指,转指,紧促的,又放缓,天籁之音,万物生长……
石室人心静,冰潭月影残。
曲终,收手。
他抬头往聂明玦那里望去,一句“大哥”还未出口。
大哥已然安静的睡熟了,靠在那张书桌前。
他无声的笑了一下,伸手给大哥披上了旁边的一件袍子,背上琴走出了屋子。
今天还要办一件事,他要去一趟秦家。
他要解除娶自己表妹秦愫的约定。
秦家家主秦苍业是兰陵金氏的下属,当时认祖归宗时因为缺乏势力支持保护,便口头与赏识他的秦家约定下了嫁娶,当时想的是秦愫妹子挺不错的,要好好弥补一下原著的缺憾,但他现在却与他的二哥走到了一起。
令人尴尬,他得去和人家好好找个借口推掉这场婚姻。
刚到秦家门口,就被请进了里面。秦家对这位准女婿格外欣赏,然而旁边垂着帘子旁观的秦愫却欲言又止。
“爹,我想和他面谈一下。”
秦愫在水晶帘后道。
金光瑶陪着笑对秦苍业点点头,便掀开帘子进了去。
眉眼如画的姑娘坐在圆桌边,低垂着眸子。
“我不能嫁给你。虽然我母亲希望我嫁。”
金光瑶心头狂跳,这句话他求之不得!
“为什么?”他依旧保持着微笑道。
“我有孕在身,与我心悦之人已定下终身。”
这位秦愫姑娘很直接的就说出来了,她说完这句话偏头望向金光瑶,等待着对方的反应。
“真巧,我也有一位心悦之人……”金光瑶笑眯眯的打算装x一次,却被自家表妹无情的打断。
“哦,谁不知道啊,是那位世家公子榜首蓝曦臣吧,写你们的话本已经连续热销三年了。”
秦愫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金光瑶:???
金光瑶:又不是网络时代,消息咋传的这么快?
对啊,不是网络时代,这是灵流时代。


 
评论(4)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