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十二)

朋友们,一辆假车,抓住安全带!

在下姑苏蓝氏家主夫人:

第十二发!(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三轮第二章


写手: kk   @我叫起名废*罒▽罒*


  “啊……”金光瑶怔然,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久久的才发出一个单音节。
  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又叹了一声,“啊……”
  秦愫看着金光瑶,不由觉得好笑,手绢极快地往嘴上凑,口中发出一阵笑声。
  “金公子若是好奇,便往集市去看看吧。”
  “……”


  解除了与秦愫的婚约,金光瑶便走出了秦家。
  “金公子若是好奇,便往集市去看看吧。”
  “往集市去看看吧。”
  “集市……”
  耳边不断回响秦愫的声音,好奇心在不断的叫嚣着,驱使金光瑶往集市去。
  “去看看也没什么损失,那便去走一走吧!”金光瑶想着。


  街道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两边道上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新奇物品,吃喝用度,无奇不有。
  小贩们张着大嗓子吆喝着,纷纷向路上的行人推销自家的摊子。
  “来了喂来了喂,新鲜出炉的《春山恨》、《含光君与夷陵老祖不得不说的那些事》、《香炉记》……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这里都应有尽有,欢迎各位少女妇女前来选购!”
  咦,怎么这么耳熟?
  金光瑶一拍脑袋,顿时恍然大悟,含光君和夷陵老祖就是《魔道祖师》的两位主角,番外的香炉篇便是那看了令人面红耳赤的玩意儿……
  想必秦愫姑娘说的就是那里了。
  金光瑶一鼓作气地往那摊位走去,一看到摊位前你拥我挤的大姑娘们,顿时觉得头痛极了。
  现在的姑娘都怎么了!比豺狼虎豹还要豺狼虎豹!
 
  终于等到摊位前的姑娘们都散去,金光瑶轻轻的走过去。
  “哟!这位公子,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今儿刚进的新本子都买完啦,旧本子倒是还有一些,不过忘羡的没有了啦,忘羡一直是超高人气的存在!但凡是这俩人的,那一天准能卖光!”店老板说着便激动起来,双手捧起放胸前做星星眼状,“我的发家致富秘方,我的衣食父母啊。”
  金光瑶语塞。本就不好意思,还碰上个十分健谈能唠叨的店主。
  “我……我就看看,随便看看。”
  “诶好,您随意!”
  只见桌子上的书皆摆的方方正正,外封皆是蓝色,封面也只是有书名,一眼望去,真不像是那般令人难以启齿的书。
  金光瑶走近,随意拾起一本书,店老板那煞风景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公子好眼光!这本也是畅销书,本店只剩下这一本了哦!讲的乃是三尊之中泽芜君和敛芳尊的故事。诶诶诶我和你说啊,这本书畅销的原因之一就是床第之事特别多,真真的让人看得脸红心跳,细细品味还有些欲罢不能!”
  “……”
  金光瑶光是听着店主在说就已经心跳加速,手不自觉的抚在胸前,反问店主:“你……你怎的知道这么多,难不成你全都看过?”
  “那是,只要是从我摊位上出现过的书我就没有没看过的,每个情节我都牢记在心。”店主颇带自豪道,“做生意,就要对自己所从事的都知根知底,这样才能财源广进,源源不断呐!”
  “……哦”
  金光瑶在店主的注视下翻阅起了书。倏地,看到某个情节,金光瑶的脸及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原本捧着书的双手猛地合上。
  店主意味深长的看着金光瑶,像是知道金光瑶看到什么。
  “这......都是哪位大神写的啊!”金光瑶内心猛浪翻滚,久久不能平静。
  以前看香炉时还未曾如此心中波澜起伏过,这会儿看到自己与蓝曦臣的故事倒是不好意思起来,总感觉自己与心上人的名字出现在同一处很奇妙,特别是在此类令人知羞的书中。
  【不用不好意思嘛,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还不知道?】
  “……”
  【我知你所想,知你所思,懂吧。】
  “……”
  耳边响起系统的声音,金光瑶本就不平静的内心更加翻涌,开口反驳道:“哼,这儿不ooc了么?”
  【你都抱得本书男主角的大腿,想干什么不行。】
 
  金光瑶在摊子里待了半天就匆匆离去,鬼使神差地带走了几本小本本。
  当晚金光瑶连夜把那几本书给连夜看完,待第二天起来脸上挂着两个熊猫眼。
  简单梳洗一下就往门口走去,准备去找些吃的填填肚子。刚打开房门,用力地抻了抻腰,一睁开眼睛就被吓了一跳,往后退了几步。
  “二……二哥,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房门外站着的便是蓝曦臣,对方端正地站立,左手握拳放置腹前,右手放置尾脊上,正笑意盈盈的望着金光瑶,目光柔情似水。
  “我是来找阿瑶你的。”
  金光瑶害羞的挠挠头,嘿嘿笑了几声,正想着该接什么话,肚子就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啊,我没吃早饭,有些饿了。”说着,便拉起蓝曦臣往屋里走,“二哥你坐,你吃过早饭没?我去厨房找点吃的过来,我们一起吃吧!”
  “好,我还没吃早饭呢。”
  蓝曦臣笑着应下,目送金光瑶出门。
  其实自己早已在家中用过早膳,只是想和阿瑶在同一张桌子上一齐吃早饭,一齐相谈甚欢,还想逗逗阿瑶,阿瑶外表看起来稳重发放,其实可害羞了。
  想到这里,蓝曦臣不禁笑了起来。
 
  坐着有些久了,蓝曦臣见金光瑶还没回来,便站起身来在房间四处走动,细细地端详着心上人的屋子。
  走到书案处,目光被桌上的几本书吸引住眼球。
  几本书散乱地倒在案上,蓝曦臣本着替自己道侣收拾东西的心态,拿起那几本书,就要整理。
  蓝曦臣发现书中某处还有折页,便打开那页将其抚平,拿起案上另一侧的叶子放在书上。
  刚要合上书,蓝曦臣眼前似乎闪过一丝熟悉的一眼,打开一看,映入眼帘的便是蓝曦臣金光瑶这两个名字。
  “这是我和阿瑶的书?”蓝曦臣心里想。
  接着往下看,蓝曦臣的脸便抑制不住地红了起来。饶是定力再好,此时此刻怕也压抑不住。
  字字句句都如此露骨,缠绵间的情意又如此真实……
 
  金光瑶端着早饭走进房间,看到的便是蓝曦臣端坐在椅子上,神情像是有些慌乱。
  把放在桌上,金光瑶就伸手往蓝曦臣面前晃了晃,语气带有担心,问道:“二哥,你没事吧?”
  “…啊,没事。”蓝曦臣答道。刚刚书中所言浮现在脑海中,脸色又红了几分。
  金光瑶狐疑的望了望蓝曦臣,这个样子的蓝曦臣实在少见,金光瑶担心他是否那里不舒服还是怎地。但见蓝曦臣一脸躲避的神色,也没有追问下去,递了碗筷给蓝曦臣,道了句吃饭,两人便以沉默相对。
 
  饭毕,金光瑶收拾碗筷,脑中突然想到还有什么东西没有放好。
  是书!
  昨日在集市买的那些令人脸红心跳的书,今日早上看完便搁在案上,还没来得及收拾二哥就过来了。
  金光瑶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
  放下碗筷走过去,便看见案上的书早已被叠得整整齐齐,犹如一块蓝豆腐般方方正正。
  金光瑶内心心如死灰,手脚都僵硬起来,短暂的一瞬间动弹不得。
  缓了一下,金光瑶双手支起扶额,脚上仍是没有动作,亦不敢转身去望蓝曦臣。
  蓝曦臣铁定是看到了的。
  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后背便贴上了一片硬朗。
  蓝曦臣不知何时走到金光瑶身后,双手圈住金光瑶,把头放在他的颈窝出,轻轻地嗅着金光瑶身上的味道。
  “阿瑶,我都看到了。”蓝曦臣哑声道,呼出的气全然喷到金光瑶耳边,弄得金光瑶耳朵痒痒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微颤一下。
  “……嗯。”
  “我不知道你是从何处得来的这些本子,对于你心里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我也不得而知。”蓝曦臣低声说道,听不出什么情绪,手臂的力度加大了些,紧紧的锢着金光瑶,使其更加贴近自己,“但是,我看到这些,脑海中就不由自主的浮现起各种画面。我以前没有任何关注此类的经验,但一想到这种画面就心慌,感觉自己罪大恶极……”
  “不!二哥才没有!求是我买回来了,不该起的坏心思也是我先起的,要说有罪,我首当其冲。”金光瑶连忙解释道,害怕蓝曦臣自责,“我也是对二哥有意的……”
  蓝曦臣闻道,心情像是愉悦起来,动作因兴奋而略有颤抖,扳着金光瑶的肩膀转向自己,面对面的贴在一块。
  “阿瑶,我很开心。”
  说着,便捧着金光瑶的脸靠向自己。蓝曦臣动作极其轻柔,像是在亲吻一件珍宝。
  蓝曦臣吻向金光瑶的双眸,那满载星辰的双眸,每每看向自己都带着笑意,那是蓝曦臣倾尽一生都要守护的眼睛。
  金光瑶被亲得发慌,原本垂在身侧的手搂着蓝曦臣精壮的腰身,即便隔着衣袍也能感受到那是一副如此结实而富有安全感的躯体。
  蓝曦臣转而攻向金光瑶口中的城池,灵巧的舌头一寸一寸地往里伸,一步步的把金光瑶口中的城池占了个遍。金光瑶也伸出舌头与他抗争,想要把他顶出口外,但两人纠缠得难分难舍,舌间看似松懈无比,其实像是有引力般牢牢粘在一块儿。
  不知吻了多久,蓝曦臣才放过金光瑶。只见金光瑶嘴唇红肿,嘴边还残留着两人激烈时的涎液,双眸也带着水光,这副模样是在动人得很。
  蓝曦臣喉结滚动了下,欲火还未压下就有了加重的征兆,蓝曦臣暗暗叹了口气,牵着金光瑶的手就往床上去。
  金光瑶以为蓝曦臣要干些什么,心跳如同捣鼓般。怎料蓝曦臣只是放他在床上,替他掩好被子,道了句睡吧。
  金光瑶难免有些失落,但难抵困意袭来,不一会儿便熟睡过去。
  蓝曦臣抚摸着金光瑶的脸,心中暗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啊。
  我们来日方长。

 
评论
热度(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