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瑶】兰陵反派自救系统(十三)

十三!请多多支持!

在下姑苏蓝氏家主夫人:

第十三发!(๑•ั็ω•็ั๑)
————————————————————————
《兰陵反派自救系统》

第三轮第三章

写手: 墨檀  @小檀檀er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蓝曦臣前段时间回蓝氏处理家事了,两人书信不断,这次蓝曦臣信中偶然提及了蓝忘机带着魏无羡四处云游回来了。
  当初看这本书的时候,金光瑶可以说是非常欣赏魏无羡这个角色的,豁达洒脱,心怀宽广,是个胸有沟壑的人。当然,要撇开他与含光君那些没羞没臊的事情。
  正好这段时间兰陵无事,金光瑶打算去姑苏走一遭,会一会这个一生传奇的妯娌。
  听说他要来姑苏,蓝曦臣早早的就在山门外候着了。待金光瑶一到,便热切地迎了上去,自然地拉过他的手,就往里走。
  金光瑶调侃道:“二哥,你这当着姑苏蓝氏的三千多条规训石壁面前跟我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呀?”
  蓝曦臣面薄,脸蹭一下就红了,却也不放开,只不轻不重地捏了捏金光瑶的手,辩解道:“你我是道侣,待道侣好,何错之有?”
  “啧,几日不见,泽芜君的脸皮见长了呀!”金光瑶淡淡地笑开了,眉眼弯弯,一双眼睛星光熠熠。
  蓝曦臣定定看着金光瑶,猝不及防的吻上了他的眼睛。唇分之际,无奈地低语道:
 “乖,莫闹。”
  这回换金光瑶心头加速了,这样的泽芜君,怎能叫人怎么不爱?
  金光瑶回房的路上再不敢调侃蓝曦臣了,每次调侃他,最后落个大红脸的总是自己。
  倒是侧面打听起魏无羡的消息。这魏无羡在姑苏蓝氏已经呆了几天了,看蓝曦臣那神情,估计也是颇为头疼。金光瑶想想魏无羡在姑苏蓝氏做的那些鸡飞狗跳的事,颇有些幸灾乐祸。
  蓝曦臣看他匿笑,宠溺地刮刮他小巧的鼻子,转过头看了一眼石壁上的家规,道:“忘机和魏公子这数月以来云游四海,很是快活,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够有这个机会出去走走。”
  金光瑶知他身上担子重,蓝忘机不掺合蓝氏的家事,蓝启仁现已专心授业,这偌大一个蓝氏全靠蓝曦臣一个人在撑。几次蓝曦臣想向蓝启仁坦诚都被他给拦了下来。在蓝启仁眼里,让他引以为傲的姑苏双璧已经被魏无羡拱了一颗了,再让他知道另一颗大白菜也被糟蹋了,估计得气晕过去。还是得找个合适的时机再说。
  蓝曦臣将他安排在自己的房间里,还特意翻出几本趣闻轶事供他解闷。然后坐在案几前开始处理事务。金光瑶赶路前来,路上也未做休憩,这会儿困意袭来,靠在塌沿就睡了过去。
  蓝曦臣抽走他手中的书卷,小心地将他抱上床,除去鞋袜,再扯过锦被覆在身上。坐在床沿,凝视熟睡中毫不设防的金光瑶半晌,伸出手将散落在他脸上的一缕头发撩到耳后。金光瑶似有所感,蹭了蹭蓝曦臣的手背,依赖之情溢于言表。蓝曦臣一脸柔情,在他额头浅浅印下一吻,这才继续专心处理事情。
  
  金光瑶醒来的时候蓝曦臣已经不在房中了,百无聊赖的他出门随处走走。门生们都是熟识他的,过路皆恭谨地唤上一声敛芳尊。
  金光瑶这厢闲庭散步,不远处竟是一片骚乱。金光瑶双眼一亮,能在姑苏蓝氏引起骚乱的,非那位莫属了。
  走近后,果不其然,被一群蓝家小辈围着的正是一身黑红衣裳的魏无羡。
  看到他来,几位小辈稍敛仪容,拱手行礼。金光瑶好奇问道:“这是怎么了?这处为何如此热闹?”
  几个小辈面面相觑,不止如何开口。倒是魏无羡将怀里揣着的兔子往金光瑶面前送,“敛芳尊也也来这姑苏玩耍啊,啧,你运气好,看正好碰上我们家含光君的宝贝兔子怀上了!看着样子,估摸着过些时日又要添新兔子了,哈哈哈哈……”
  金光瑶扬手顺了顺母兔的毛发,笑着朝魏无羡道:“那就恭喜魏公子了。”
  “嘿,瞧你说的,像是我给蓝湛怀上了似的。”魏无羡掂掂母兔的肚子,小声咕哝道:“就是我想生也生不出呀。”
  金光瑶尬笑两声,心道魏无羡不知羞倒不是假的。找了个理由将小辈们支使开,四周除了他们两人就只有魏无羡怀里的那只白雪团子。
  “咦,敛芳尊将思追儿他们叫开意欲何为啊?我这辈子生是蓝湛的人,死也是蓝湛的鬼。对金公子可是没有半分肖想的!”魏无羡面露惊讶,夸张的向后仰了仰。
  金光瑶紧咬牙关,全凭这段时间对面部表情的练习才忍住没黑脸,笑意维持得十分艰难。
  “哎呀,年轻人,不要笑得那么假嘛,真诚点。指不定我们日后还可以做妯娌呢!”魏无羡嬉笑道。
  “魏公子就莫开我玩笑了,实不相瞒,我此次前来,确实有事相求。”
  “哦,竟然有敛芳尊也摆不平的事?那我倒要洗耳恭听了。”
  “不知魏公子可有听说过义城薛洋?”
  “薛洋?就是那个在义城和我名号一样响,一样可止小儿夜啼的薛洋?”
  “正是。此人现在我们金氏门下做客卿,对鬼道颇有兴致,但是鬼道到底非正道,修行法门与一般功夫也天差地别。纵观各派,也只有魏公子对鬼道研究最为透彻。故瑶想求魏公子对他稍加指点。以免他日堕入邪道,不仅伤及自身,也殆害他人。”
  “敛芳尊这话说得,我和蓝湛现在过的日子逍遥快活着呢~不管不管!你把他拎过来,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吧!温宁在呢,闹不出太大事。”说着,魏无羡自顾从怀里摸出个红彤彤的苹果,在衣襟上蹭蹭,大口啃了起来。
  “如此,多谢了!”金光瑶眼里沁着笑,心道,这魏无羡果然口是心非,嘴上说着不管,却言语间提点他让薛洋与思追他们为伍。
这一来,薛洋行为必将受蓝氏管制,蓝氏门规森严,蓝忘机主惩戒,好歹对薛洋有些震慑,行事不比往日恣肆。二来,小辈们叽叽喳喳,但行事已颇具规章,也算是对薛洋的一种同化。且有温宁在旁,与薛洋也有一战之力,保得住小辈们安危。且温宁本就是魏无羡在鬼道上取得最大的成功之处,薛洋研习鬼道,定对他有兴趣,也算是能吊得住薛洋的胃口。
  金光瑶看着魏无羡,净是惺惺相惜之意。
  可惜魏无羡不领情,开口就讲这气氛破坏得七七八八,“走走走,光瑶兄,我们去山下酒楼吃饭去!这山上的东西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难吃。”
  “魏公子,估摸这山下我们俩是去不成了。”金光瑶眼中露出狐狸般狡黠的笑。
  “哦,这是为何呀?”
  “你且看看你身后,谁来了?”
  魏无羡转过头去,只见几步远处,姑苏双璧,逆风而立,端得是一般的身材颀长,一般的眉目如画,只是一个眉眼弯弯温暖如日,一个不苟言笑冷清似月。
  “魏公子这般惦念着山下美食,可是忘机下山的时候苛刻了你,哈哈哈,若真如此,我这做兄长的定为你评理。”蓝曦臣爽朗的调笑起魏无羡来。
  “我看你是怕我把敛芳尊一同拐走了罢~”魏无羡囫囵吞下嘴里的苹果,将果核冲蓝湛扔去,“蓝湛,看招!”
  蓝忘机也不动,衣袂翻飞,就将他抛出的果核两指捻住,嗓音清冷:“云深不知处禁乱扔垃圾。”
  “那这个垃圾你接不接啊!”说着魏无羡纵身一跃,向蓝湛扑去。蓝湛怕硌着他,只得先将果核扔到地上,将他牢牢抱住。
  “哎,蓝湛蓝湛,你乱扔垃圾,刚刚还教训我来着,自己就犯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含光君!”魏无羡搂着他的脖子,双腿圈着他的腰,居高临下笑道。
  “不知羞。”说着,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魏无羡的翘臀。
  “蓝湛你耳朵怎么红了!说,你对我怀着什么龌龊心思……”
  眼看魏无羡越说越没遮拦,蓝忘机向兄长颔首,托着他朝静室那边走去。
  
  魏无羡和蓝忘机走后,蓝曦臣和金光瑶对视一眼,两人面色都微红。
  还是蓝曦臣走近金光瑶,先开口:“我们先去吃点东西,你饿了半天了。”
  “好。”金光瑶悄悄握住蓝曦臣衣袖下的手。
  蓝曦臣面上若无其事,耳尖那一点红却泄露了心思。
  “你若想吃,我可以带你去吃。不用叨扰魏公子。”蓝曦臣手上不自觉地加重了力道。
  “?”金光瑶惊呼一声,先是一脸困惑的看着他,半天才反应过来蓝曦臣指的是什么。
  心想,这人怎地这般爱吃醋,心里却是甜滋滋。绷了绷脸上的笑意,这才开口安慰:“饭自然是与你一起吃的,以后都与你吃。”
  “说好了。”
  金光瑶一个“嗯”字还没出口,面色陡然变了。
  蓝曦臣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见到了脸色铁青的蓝启仁。

 
评论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