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食24节气之霜降】今天也想表白你♛

双暗恋,双线进程。


对应甜食:阿尔卑斯烤奶大杯装。


看主编蓝先生如何360°无死角碾压拖稿天王金-哥斯拉-光瑶♛


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过于真实。


评论给我一排七夕快乐可以吗?↓




—————————————————————————







我喜欢着一个人,很喜欢很喜欢,直到今天才敢说出口的那种喜欢。






1






金光瑶一口气吃鸡到晚上七点才开始理另一个电脑上的稿子。



他是位经验丰富的拖稿专家,总是习惯性的把QQ设置成勿扰模式,把微信干脆退出登录,然后将手机整个关机扔一边,只有需要点外卖的时候才会开机,一天开机时间加起来不足3个小时。



当然,关于他敬爱的主编大人出于工作原因一天发几十条催稿艾特的微博软件,他早就为躲避催稿轰炸卸载了,美名其曰手机内存不足,装不下——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气定神闲,即使全编辑部的人都知道他的手机128G,光拍摄软件就装了一大堆。



总之,综上所述,这是个为了拖稿能扔掉面子的人。



曾几何时金光瑶也是个勤快的小人儿,那时候刚踏进大学校门,签上了自己喜欢的杂志社,意气风发,天天在屏幕前激扬文字,一天八千字文稿,看的杂志社当时的主编瞠目结舌,连连说这位可了不得,赶紧把他签过来给专版。



金光瑶原先签着绿jj,用阿瑶这个笔名连载过好几篇耽美长篇,文笔好剧情细密严谨,吸了一大票粉丝,然而进圈越深,他就越颓,天天拖稿到最后一刻,粉丝最常说的话也从“今天也是有阿瑶太太幸福满满的更新日”到“瑶妹瑶妹你怎么还不更新——”并附带一堆深水鱼雷。



于是金光瑶懒惰更新不到一半的连载耽美小说《末日之城》就再次被送上jj首页,吸引更多姐妹一起来催更。



曾有权威的追更姐妹在微博列出毒害金光瑶不更文的几大罪魁祸首——吃鸡,剑网三,农药,还有他的巨大社交圈。



不过,对于金光瑶来说,他要是想更新,这些都不是事。




真正的原因是因为,他刚开启一段漫长的暗恋。




喜欢你这三个字,尽管有三种组合,一百零八种释义,七千九百多种表达方式,他依然说不出口。



于是他只好在另一个手机的微博小号主页发道,“今天也想表白你。”







2





机智伶俐的金光瑶同学在卧室听到门口咔啦咔啦钥匙转锁的声音时,就已经聪明的把刚跳了机场的角色送对家枪口上gg了。



他把笔记本电脑迅速关机压枕头底下,把耳机拔了线扔进电脑桌后的筐里,然后神情严肃的打理好战场,一个翻身跃入被褥里面壁装睡。



这套动作经历多次责编忍无可忍入室催稿的打磨,已经毫无破绽,绝对骗的过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除非是蓝曦臣亲自来。



他闭目凝神听着门推开又关上,进来这人穿上拖鞋还不嫌啰嗦的敲了敲影壁墙。



绝望了,就是蓝曦臣。



全编辑部只有蓝曦臣会这么干了。



蓝曦臣,身高一米八八,体重未知,编辑部里美貌与智慧并存的男人,金光瑶的责编和上司。



他也是金光瑶暗恋的人。



暗恋这件小事,谁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的,何时何地,又因为何事怦然喜欢,金光瑶是个遇事冷静有条不紊的人,这从他的文字中就可以体会到,但是一遇到暗恋对象,这种有条不紊就会被完全击垮了。


他人躺在床上僵成一条冻鱼,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脑子乱成了一摊浆糊。



就在这时,蓝曦臣叩响了他的房门。



“阿瑶?你在家吗?”



刚刚的金冻鱼一个打挺条件反射的跳了起来扑到门边开门。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那个那个……”



倚在他卧室门口的蓝曦臣像是被惊了一下,小小的倒退了一步,而后眯起那双漂亮的,有很长睫毛的黑眼睛,微笑了。



“嗯?”



金光瑶这个那个结结巴巴了半天,终于悻悻的闭嘴了。



什么啊……他自暴自弃的站在门口挠头。他想说什么来着?怎么还是说不出口呢。



“我可以,”蓝曦臣站在他的卧室门口低头指着里面问道,“进去吗?”



他这才惊觉自己还把对方晾在那里,忙侧身把自家主编大人请了进来。



“曦臣哥今天怎么来了,我这才刚……”



“更新写了吗?发了吗?”蓝曦臣笑着喝了口水开门见山。



金光瑶石化一秒,只好诺诺连声。



“就去写就去写,马上写完了……”




“……”







3





……


孟瑶侧身避过一只丧尸的利爪,手腕一提一刺,三棱军刀把丧尸的天灵盖整个切开,污血喷溅了他一身,他一边对付浩浩荡荡的丧尸大军一边冲城下的搭档蓝涣吼道。



“我马上开城门,你上拉索划进来,只能给你十五秒!”



蓝涣摘下墨镜应了一声,孟瑶很有默契的一脚把城头最后一只丧尸踹了下去,丧尸落地发出一声怪异的闷响,而后转瞬被城楼下的丧尸潮淹没。



“二哥小心了!”



他一口气拉了七八个手雷,手雷炸进丧尸群把蓝涣开的吉普窗户也炸满了血糊肉块,蓝涣把军刺和疫苗排进子弹带里,一脚踏上油门冲向200米处的城关。



城门吱呀呀缓缓拉开,吊索垂下,他弃车飞奔扯住吊索,用皮革手套垫着滑进了城门。



成千上万的丧尸紧随其后纷纷涌向城门,却被成功的隔绝在了铁门外。






……





金光瑶目前是被监视状态,还是被暗恋对象监视着,心跳血压都不正常,明明打算好的一虐到底的末日丧尸文也让两位主角顺遂到不正常。




他偷偷瞟一眼蓝曦臣,恰好发现蓝曦臣在看他,四目相对,蓝曦臣眯起黑眼睛笑了,鸦羽般的长睫毛覆盖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金光瑶努力控制着自己保持面无表情咬着唇角转过头继续敲打敲打。可越想越喜欢,禁不住嘴角露出一个泛着傻气却不自知的弧度。



蓝曦臣在他背后望着他笑了一下,又低下头翻微博去了。



他的手指停在一条新发不到一小时的微博上。



金鳞台增高垫买一赠一:今天也想表白你。




鬼使神差的,他用小号关注了它,并点了个赞。







4




金光瑶挣扎到了十一点半,总算是把今天的文修好了,蓝曦臣陪着他也到了十一点半,努力眨着眼睛装作神采奕奕的样子,只是那双眼睛里泛着打哈欠的泪花,像只兔子。



“啊,那什么……你还回去吗?”



不不不其实我不想说这个,这个听起来为什么那么像故意邀请男友上自己的前奏?尽管我们并没有什么关联……




“十一点半了,没有地铁,只能借住一晚了。”蓝曦臣揉揉眼睛笑道。



“嗯,那我去给你整理床铺 。”金光瑶冷静道,他关了电脑转身去了客房。



金光瑶住在b市城郊的一栋别墅里,别墅很大,二层小楼,是他表哥金子轩给他购置下来的,金子轩现在是金鳞财团的一把手,闲暇时他们一家会开车来这里和金光瑶出去野餐,他的小侄儿金凌的哈士奇也寄养在这里,不过刚巧今天下午送去宠物店洗澡了。



他简单把其中一间离自己卧室最近的客房打扫干净,抱给蓝曦臣被子。



蓝曦臣点点头,拖着被子进了房间。



金光瑶听隔壁没动静了,拖出来平板电脑打了几局农药。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这么早就睡,年轻人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就在他准备开下一局匹配的时候,门被推开了。



他吓的一回头,是蓝曦臣。



蓝曦臣很认真很严肃的拿过平板,关好机,放在写字台上。



“快睡觉,不然明天要起不来了。”



中老年作息吗!



金光瑶只能乖乖的躺下,看蓝曦臣回了卧室。



连这种小事都能压榨,到底是谁说责编和作者绝逼是真爱的???



第二天蓝曦臣起的很早。他一边打电话一边记录着杂志改进的建议,见金光瑶起来了,还冲他笑了一下。



金光瑶默默去打开冰箱,翻开之前微博小号上码的蛋包饭简易做法,开始做他一万年没有做过的早饭。




好在金光瑶选手的厨艺并没有退步,能够给喜欢的人留下个好印象。



他一边心里悄悄想着,一边偷眼观察对方吃早饭的表情——嗯 ,他看起来也很满意。



于是他放下心来,继续在纸上勾勾画画,思考下一章的剧情。



“要加一下微信吗?”蓝曦臣在手机上点了几下,把二维码冲着他。



当然!!!



他含着一口饭呜呜呜的掏出手机扫了码。



泽芜,小兔子的左位情头。



“曦臣哥有女朋友啦?”他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没有,是和弟弟一对的家庭头像。”蓝曦臣收回手机解释道。“不过马上要换掉了,他要把他男朋友带回家了。 ”



“唔……”金光瑶嚼了几口饭。




“到时候就只剩下我一个单身汉啦!”蓝曦臣状似无意的瞟了他一眼。


“你这样的条件还缺女朋友吗?”金光瑶惊讶道。



“我有喜欢的人啊,就怕他不喜欢我,还没有表白。”蓝曦臣嗯了一声,道。



金光瑶本来松了一口气又被这句话提了起来,他还想问什么,不过蓝曦臣阻止了他。




“去工作,今天你不仅要写更新,还要交月刊的连载两万字。”



“……”



金光瑶被提到了电脑前坐下,一脸怨怼的对着屏幕上Word文档发呆,蓝曦臣把自己的笔记本插上电,开始新一天的办公。



相安无事,如果忽略金光瑶努力克服被喜欢的人注视的x射线和缩手缩脚努力装的很优雅的动作以外。



“我没看错阿瑶,果然是有潜力的。”蓝曦臣七点多收了金光瑶的稿子以后满意道,“饭点,我请你吃饭吗?”



“不,我……”他刚想拒绝,话到嘴边拐了个弯,“啊,好的好的,我们去哪里?”




5




孟瑶坐在核电厂废墟的一号管道上吃着午餐肉罐头,见蓝涣捧着红烧肉罐头啃着馒头走过来,便笑着向里挪了一下,给他留了个位置。



蓝涣吻了吻他带着午餐肉味的嘴唇,孟瑶显然有一些慌乱,不过转瞬即逝。



“二哥,你喝酒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促狭,顺着从城中心电塔上游走的腥风一股脑的涌进蓝涣的耳朵,让他恍惚知道,自己应该是喝了酒的。



是那个叫阿箐的小姑娘给他斟了点杜松子酒也说不准,他现在的意识有些控制不好自己的躯体,他就像条顺着热海环流左右摆动的海草,完全身不由己。



因此他可以做到吻自己暗恋的人这种出格的事。



他醉了,他就有特权,他就可以任性的做这丧尸围城下唯一的王。




……




金光瑶打完这些,伸了一下懒腰,侧头望向蓝曦臣。


已经是十一点了,蓝曦臣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头一点一点的,俨然已经是熟睡了。他把更新发上去审核,蹑手蹑脚的拿到了自己的手机。

微博小号他还是会看的,没几个人关注……噫?为什么又有一个新的人关注我?

金光瑶点进对方的主页,那显然也是个不高明的小号,里面排列了一堆转发抽奖的广告,最上面的一条是两小时前发的。


云深殿抹额来一条吗:我也想表白你。

金光瑶:???

这人是谁?为啥感觉跟我每日一表白前后呼应?

今天忙了一天没吃鸡没打排位,他干脆在这戴上耳机就要开玩了。

不过……蓝曦臣睡的看起来很不舒服……

金光瑶思考了两秒,痛快的鸽了苏涉和薛,洋退出游戏带蓝曦臣回床上睡了。

事后他被生气的薛洋敲诈了一堆糖果。





—————————————————————————


有了蓝曦臣的入驻,金光瑶的稿子渐渐能按时交了,尽管每次都踩着死线,倒不失为一个很大的进步。



编辑部的妹子们已经习惯三天两头见不到主编的日子了,现在的杂志主要由副主编秦愫承担编排任务。

秦愫在做副主编之前本是个温柔善良的妹子,金光瑶还记得见到表妹时那种名门淑女的姿态。


现在的秦愫已经被拖稿表哥搞的精疲力尽,只想用大喇叭抵他耳朵上吼:金光瑶你再他妈给我拖稿扣你两年工资给我买包包——


她邻桌的美编温情表示这真是令人害怕的蜕变。







6




昨天下午蓝曦臣回了趟家,参加弟弟头次带他男朋友回来的家庭聚会,聚会持续了很长时间,晚上九点半才回到金光瑶这里。

“阿瑶今天更文了吗?”

这人换鞋的时候顺嘴问了金光瑶一句。

金光瑶:……



金光瑶:还没,快了。

他转身就走,冷不防被蓝曦臣从背后抱进了怀里。冷檀香混着淡淡的酒气,像是要把金光瑶笼进一个温柔的梦里。

“阿瑶,”他轻声说,“你想不想和我换个情头?”

“……啊,啊?”


“换个疯狂动物城的狐狸和兔子怎么样?”


……





孟瑶背着降落伞缓冲包和蓝涣一路奔驰,身后是丧尸群的追逐,城中的幸存者已被转移去高地,他们将血泼在自己身上,以此引开浩浩荡荡的丧尸。

核电厂地处海岛边沿,四周荒凉无人,蓝涣熟悉地形,扯着心爱之人的手孤注一掷的向那个断崖奔去——崖下是礁石与泡沫起伏的海面,而崖那端则是承载着生命希望的最终指挥部。


蓝涣突然停了一下,去看身后的情况,孟瑶也是一个急停,手扶上了对方的降落伞背包。


背包上有一个深深的弹孔,穿透了几根绳索和一大片帆布。

孟瑶的心凉了一下。



他们马上就要打开降落伞去飞过断崖了。



时间紧迫,他装作摔倒的样子扯下对方的降落伞包,一个狸猫换太子把自己的和那个包交换了。


丧尸近在眼前,而你是我唯一的救赎之光。


“二哥,你先跳,我不太会跳。”

蓝涣不疑有他,坠落时降落伞撑开的蘑菇形像他们搜索物资时在超市里一起吃的冰淇淋蛋糕。


“看到了吗,就像这样……”蓝涣努力向上抬头对爱人喊道。

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他看见他的孟瑶撑着残缺的降落伞宛如断翅的蝴蝶一般坠落,坠落过丧尸的血口,坠落过他眼前,仰躺着的姿态对他微笑的挥着手。


而他身不由己的上升,上升,升向代表希望的那方。







……


“瑶太太前段时间发糖原来都是假的1551”

“太太你最近怎么了……写一个HE这么困难吗?”


“太太太太我给你深水鱼雷,请给我吃糖吧quq”

“太太你前段时间是谈了恋爱吗?然后现在分手了就要虐我们可怜的丧城女孩?”



……


金光瑶手握鼠标浏览着完结后的评论区,不由得心里暗笑。

阿瑶  回复了   我永远相信瑶太太写的HE

没有分手呀,番外会甜的,以后不虐了。

蓝曦臣在厨房叮叮咣咣做着菜,他埋头又扫荡了一会评论之后,终于表情僵硬的伸手很不优雅的揉了揉酸痛的腰。


现在他写虐文又有新的理由了!谁让男朋友天天折腾的自己腰酸腿疼——


……

“瑶太太是不是要开新坑啦?蹲一蹲新坑——”

……


他噗的笑了,做贼似的看了一眼厨房里男朋友的背影,在这条评论下面回复了一个“是。”

然后他打开笔记本,思考了一下,郑重的打出一个标题。

“今天也想表白你”

从哪里讲述呢?就从我发出第一条微博开始吧。





fin

今天kala也想表白我亲爱的 @懒癌晚期半日风 七夕快乐。

 
评论(30)
热度(473)